北站承諾加強管理才兩天友發帖再現黃牛猖獗

2019-06-07 13:38:00 来源: 东城信息港

  《深圳北站“黄牛党”为何整治不绝?》后续:人手还不够?硬件还不足?

  晶报自8月15日对深圳北站“黄牛党”进行报道之后受到广泛关注,深圳北站接受晶报采访时表示了对内反复严查杜绝勾结“黄牛”的态度,对外加强打击“黄牛”的决心。近一周来,广铁集团、铁路公安分局等单位的高层领导也对北站进行了巡访、视察,并敦促北站管理单位、北站铁路派出所加大力度严惩“黄牛党”。

  這兩天,在深圳論壇“我說深圳事”板塊,一篇名為《知道你為什么買不上一張小小的動車票嗎?》的帖子引起了市民的關注,不到兩天就達到了將近7000的點擊量。此文又一度激起了公眾對北站“黃牛黨”活動的關注與議論。

  北站承诺加强管理才两天 友发帖再现“黄牛”猖獗

  《知道你为什么买不上一张小小的动车票吗?》的帖子细数了买深圳北站动车票之难以及北站“黄牛党”倒卖厦深线动车票的种种伎俩。帖子作者——友“foreyang”介绍了自己如何买不到车票,无奈只好实地前往深圳北站体验了一次购买“黄牛票”的经历。他在帖子中称,他很容易就被“黄牛”“盯上”,并轻易便可与“黄牛”咨询票价甚至讨价还价。在“黄牛”带往天桥下取票的时候,他发现,当他仅在天桥下呆的10分钟时间内,与他一样被带去取票的人一拨又一拨。而票贩为应对车站入站口的“双验”工作,所采取的各种方式也让友“foreyang”目瞪口呆:交易完成后,再以旅客身份证为其另买一张短程车票用来通过检查。待旅客进入候车厅后,票贩便将该短程票在上退掉。“可是如果身份证号未经验证无法购买短程票怎么办?票贩则会借给你别人的身份证,并提醒你在检查时把背面朝上就不会被发现。”

  “黄牛”之猖獗,交易之“明目张胆”, 友“foreyang”不禁感叹:为什么买不上一张小小的动车票?这就是原因。

  其实,早在友“foreyang”发帖之前,已经以旅客身份进行暗访并成功购得“黄牛票”,相关报道也于上周五见报,稿件刊发后,北站管理方等有关部门也明确表示,将加强力度,加派人手,加强管理。但是,才两天过去,友“foreyang”的经历与所见,似乎在告诉大家“黄牛”肆虐依旧。

  深圳北站:管理资源不足

  “黄牛”不绝我们有难处

  采访中,了解到,人力不足是两个部门反馈的共同问题,也是的问题。深圳北站党办主任王明华告诉:“从一线员工到机关、党委,我们总共只有800名工作人员,承担着深圳北站到饶平站大小15个车站的管理调度任务,北站这么大个车站我们只能安排200人,而厦深线开通以来每日均有七到八万乘车人次,这给我们带来不小压力,在管理上我们确实尽力了,但是难免有疏漏之处,‘黄牛’不绝,我们确实有难处。”北站铁路派出所唐征宇所长也一再提及:“20多名警察,十来名辅警,管理北站、光明城站、40公里铁路沿线,不但要打击违法犯罪还要负责安检,面对游击队一样的‘黄牛党’,我们无法通过人力完全封堵他们的交易、倒卖场所。”

  人力不足是主因吗?唐征宇认为,“时有因为票、证不符被禁止进入候车厅的旅客在检票口吵闹,因为同样原因还多次出现过整个旅游团聚集在检票口长时间闹事的情况,我们本就人员缺乏还要抽调人力前去应对调解,这样检票工作就无法进行了”。深圳北站副站长谢熠谈到本想尝试在出站口也进行“双验”,“试了一段时间就不得不放弃了,买‘黄牛票’的旅客‘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却被拦下补票,闹起来更凶”。

  在他们看来,人力不足是一方面原因,而硬件方面的问题也是难以回避的软肋,谢熠对说:“深圳北站的设计、规划以及相应的管理安排在全国看来已算先进,但毕竟和机场不同,由于使用定位、场所规模、人力配备、硬件设备等客观因素,难以实现多次核验‘双证’、多道治安防线,所以其自身就给我们防治‘黄牛’工作造成了瓶颈”。

  唐征宇还表示,对“黄牛”的处罚力度太轻也是一个原因,“现行的拘留和罚款对他们来讲成本并不算高,有些人都被我们关过三四次了,出来继续炒票”。谢熠也提到,有力的法律支持很重要,“比如香港就明文立法,对倒票行为施以很重的处罚,没人敢触碰雷区,管理工作相对也就利于开展”。

中医月经量少的原因
益母颗粒一般吃多少天
益母颗粒怎么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