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仙途浩瀚 第九十三章 通灵问命

2019-09-24 15:36:39 来源: 东城信息港

女配仙途浩瀚 第九十三章 通灵问命

桑落闻言一默,又是一笑,“野心?道友为何说我有野心?”

“难道不是?”巫女一笑,摆动着身旁的药锅,“我路经此岛便感应到方圆百里之内有股不寻常的气息,能使我的通灵珠产生如此大的反应,我生平只遇到过四次,除了一次例外,其他三次我都见识到了引动通灵珠的人,他们不管是身份斐然还是暂无所为的,将来都注定不凡,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有着巨大的野心!”

“从仙子进来我就测算了一下,你的资质平常,却居然有了化液修为,尔后我一直观察,你的谈吐、气质,特别是眼神,都全部在告诉我,你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她目光似闪烁着微光,语气很是笃定,让人不喜也不厌,“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人,又有一个不凡的未来,必是有野心之人。”

桑落微微敛目,闻言又有些好笑,“哦?这么来算,好像有些道理,那道友说说,我有什么野心?”

语气平常,仿若在说别人的事一般,丝毫不露心思。

巫女面上还有一丝笑,暗中却思岑着怕是用错了方法。此人反应比她想象的深沉,对她所言似乎没有多少吃惊与热络之色,这就不好引导了。

原本她是想借此更了解一下对方,从对方的反应来分析、契合自己的测算,但面对内敛之人,一出口便说出野心这样的话来,实在是大大的不妥。对一个心计深沉的人,便不该去讨论别人内心深处的秘密。即便是她的身份不凡,即便是看似寻常悠闲的状态。

师主总说她缺乏仔细,偶有冲动,今日未想还是冲动了些,遇上了又一引动通灵珠的人,兼之对方的气息似乎也和她有些亲近,就忍不住卖弄了几句。

看此人的反应如此含蓄。她就知道有些过了。

巫女想了想。又笑道:“任何人的野心、愿望,那都是独属于他们所有,即便是卜算之术也不能真正堪破。我也没有如此大的能耐一语道出仙子所想,但或许能替仙子指点几句。”

她认真磨蹭着案几凹凸不平的表面,似乎引诱般画着圆圈,“测算之术大有裨益。无论如何能让人少些弯路。”

这些话说得半真半假,桑落也未露心思。只是沉静与她对视,不过后者不避不让,目光依旧清亮而宁静,看起来。似是吃定她一样。

野心?

∏是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穿越而来后,一直未曾真正解剖开。在一次次提升实力,一次次婴了自己的能力后。她的一个强大愿望也慢慢滋生,这样的一个愿望,有时连她自己也未曾细思过,不得不说,此女是将她的心思从深处掏开,次将它摆在了明面上。

不过她不信,此人就算有测算命运的神通,也不可能知晓她内心所想,至于她的未来,那更是遥远之极。

“说说吧,”桑落看着巫女,“道友愿意花费三日时间等候我,也有自己的目的吧。”

“不错,”巫女爽快道,“不过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替仙子测算,仙子或许不明白,我只能说,通过替人测算,我也能获益,而仙子能引起通灵珠反应,对我的帮助更大。”

这就是她全部的目的了,算起来,不但不会害人,反而还是双赢之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测算天命的机会。…

“那道友打算怎么测算?”桑落的语气有种不咸不淡的味道

女配仙途浩瀚  第九十三章 通灵问命

,巫女琢磨不透,也就直言笑道:“只要仙子适当配合就好。”

桑落想了想,觉得对方没有伤害自己的动机,也就道:“可我不想测算……我的未来,应该在我手中,而不是在别人口中,即便算了又如何,不算又如何?”

终,还是要她一步步走下去。

这话听着倒是新鲜,巫女还是次听到有人不愿让她测算命运。

她瞧着池桑落,神色有些难解,若是旁人,听了这些话后她也不愿再继续纠缠。她的天赋非常,未来很可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命灵师,自然也有她自己的骄傲,怎会愿意舔着脸帮人算命?

可此人实在特别,且不论她竟能引震通灵珠反应,就是此人身上莫名的亲近感也让她好奇,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想了想,她还是道:“仙子所说不无道理,我也不愿强人所难,只是测命一事并不简单,有所谓趋利避害,方才所言少些弯路并非虚假。况且,人这一生即便逆天改命,也往往逃不过天地的规则,处于天地之中,吸纳天地灵气,谁能真正跳出这天地之外?”

“测算一事看似可有可无,或许却也正是命中注定,说不定,命里正需要有一次测算才能更完整地走出自己的路来?不知为何总觉得与仙子有缘,实在不想错失了这次机会……实话实说,凭我如今的道行还不至于能替人算出万年之后的未来,但近阶段的方向,却也能模糊指点指点。”

她说的不假,这世上灵师,以命灵师为稀少,即便是水幽门此等万年大宗也都没有一位命灵师,就可见其稀有程度。而她虽年轻,但天赋奇佳,若能让她指点指点,的确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路不是人独自走出来的,而是与天地法则呼应,不断摸索而成的。

桑落神情缄默,不可否认,巫女的话还是打动了她。

她自问没有受过什么大的挫折,也没有什么所谓逆天逆命的念头,无论如何,她只是希望自己的路好走一些,顺利一些,可以不惧困难,但没道理放着方便不要。

她有她自己的野心,却也有她自己的资质限制,再加之鼎濙易押阁若将她事情传扬开来,她就难免动荡于风波之中,还有她得罪过的人……方方面面,她实在太需要强大了,没有背景,没有倚仗,只能靠她自己,那她就得多多争取。

而且,她还想知道对方能否看出她的秘密,对于为何穿越,一直是她的疑问。

想通了之后,她也不矫情,朝巫女笑道:“若我答应了,道友可否也替我测算一下那一处海上阶梯的所在?”

“你不信我所言?”

桑落淡淡道:“我只信事实,事实如何就是如何,到了此刻,我没道理放弃。”

巫女闻言却不再说什么,这一点小事她自然也不必多管。

引动念力,缓缓取出那药锅中的通灵珠,她一边指导池桑落如何配合,一边自行操控稳固,这期间,池桑落一直静静地关注着她,若有任何她觉得不妥或是不当的要求,她都会拒绝,索性对方的方法很简单,只是借用了她一只手。

当巫女将通灵珠放在池桑落手心时,眼中便有些癫狂的认真,她的唇瓣飞快地交叠着,口中喃喃有词,却不知到底在说着什么,桑落一直警惕地关注着她,但随着对方的动作,她却也渐渐感觉到了亲近感,仿佛身体里有什么要隐隐而出,不自禁,她也被这通灵珠所吸引………

巫女忽地一顿,有些讶异,有些不可思议,她反复地看着这珠子,古怪道:“竟然没有了……”

桑落关注着她的反应,只睨了那通灵珠一眼,便倏然收回了手,平静地观望着此人,而那巫女却是在怔忪后慢慢平复下来,抬头,看着池桑落的目光也带了丝深沉的意味。

她一笑,“有趣,真是有趣,居然只能显示近两年的走向,再往后,竟就没有了?”

“没有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或许,是被夺魂了,或许,是不在这个时空了,或许,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大事……”

巫女的笑意浅浅,又或许,只是通灵珠自身的原因,因为刚才的一瞬间,这珠子甚至有些不能控制,这引出她的另一个念头。

不过没有细思,见池桑落微微默然的样子她又不由道:“不必多想,这些只是我随意的猜测罢了,倒是你接下来,须得更小心谨慎才行,你的麻烦可真不少,不久后,甚至会遭遇一次巨大变故。”

桑落闻言心中微沉,但看对方的样子,了悟中带着浅浅的困惑,说明对方也只能看出个大概,具体情形也并不知晓,果然对方就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变故我看不通透,如何处理,要看仙子自己的对策了。”

无论如何,这还是能让她提前有些准备。

桑落想着,只怕这些所谓的麻烦正是与自己进阶化液之事有关,她离宗也有些时日了,恐怕事情也传开了吧。当初她选择鼎濙易押阁也是为了给自己的未来铺呈道路,现在就必须面对这些即将到来的挑战,至于巨大的变故?会是什么变故?

她想了想,不得其解,却又觉得不可全信,还是暂缓心境慢慢地来,该来的躲不掉,不该来的也犯不着为之烦忧,这般调整了过后,她还未说话,却听对面的女子又笑了,还笑得意味深长。

那女子交叉着手指,望着她笑,“我看,你接下来的桃花也不少,说不得,就要好好把握咯!”

桑落没反应过来,看对方的样子,次有种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的感觉。(未完待续)

德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泸州妇科医院
咸宁好的癫痫病医院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需要预约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