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鄂尔多斯被逼重走煤路

2018-11-30 20:30:23

鄂尔多斯被逼重走“煤”路

陈锋 鄂尔多斯报道

奇迹在倏忽间跌落。

来自鄂尔多斯市财政局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鄂尔多斯市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609.9亿元,同比降低2.91%。这可能是鄂尔多斯建市以来财政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

《华夏时报》查询鄂尔多斯统计公报发现,在过去的5年里,其财政收入的增幅为37.7%,为50.8%。从“火箭式”上升到突然掉头向下,以人均GDP超越香港而闻名遐迩的鄂尔多斯,其展示的“杂技”再次令外界瞩目。

千亿财政目标落空

10月9日,国庆节后第二个工作日,鄂尔多斯市长廉素主持召开鄂尔多斯市政府常务会议。前三季度的经济运行数据刚刚出炉,数据令廉素市长感受到压力不小。

在今年鄂市“两会”上,廉素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全年要完成1000亿的财政收入,同比增长25%。与过去几年动辄百分之四五十的增幅相比,25%显然并不算高。在过去5年中,财政收入从2007年的200.8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796.5亿元,5个年度的增长幅度分别是37.7%、50.8%、38.0%、47.1%和48.0%,其火箭式速度令人叹为观止。

意外悄悄地发生了。

来自该市财政局的数据称,截止到9月,全市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609.9亿元,同比降低2.91%。其中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271.5亿元,同比微增0.1%,上划中央税收收入完成283.8亿元,同比降低6.4%。从地区来看,作为老城区的东胜区和曾经的产煤重镇伊金霍洛旗表现欠佳,与去年同期比,财政收入分别降低12.4%和8.8%。

查阅资料发现,这是鄂尔多斯2001年撤盟建市以来首次出现财政收入负增长。“按照当前的经济情况,第四季度很难有明显好转,全年财政收入1000亿元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鄂尔多斯市一位经济部门官员对表示。

10月12日,鄂尔多斯市政府召开全体会议,总结前三季度经济工作,部署第四季度主要工作任务。会上,廉素要求重点抓好以下几项工作:一是加大煤炭产运销力度,力争全年煤炭产销量不低于去年;二是加快建设进度,确保一批重大工业项目投产达效;三是帮助停产半停产企业尽快恢复生产。

在经济学者看来,廉素部署的上述几项工作,是驱动鄂尔多斯经济发展的引擎,受全国经济影响,上述引擎乏力。内蒙古自治区社科院研究员姜月忠表示,全国经济降速,煤炭、电力等能源的需求也同步降低,对产煤重镇鄂尔多斯的影响首当其冲,过去拥堵的公路,现在拉煤车大幅减少。而在经济前景不明、融资难度大的情况下,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况的企业,并无动力改变现状。

“鄂尔多斯的经济是否能恢复,还要取决于全国经济,目前看来恢复难度很大。”前述鄂尔多斯市经济部门官员说。

财政收入低于预期带来了众多连锁反应,其中为直接的是政府部门财政费用支出受到严格控制。据鄂尔多斯市财政局表示,他们从多个方面入手压缩支出。

楼市崩盘拖累经济

一年前,鄂尔多斯官方针对外界的崩盘言论,曾组织中央主流媒体辟谣。时任常务副市长、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厅长的李世镕说:以2010年的数据为例,房地产仅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3.34%,对鄂尔多斯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

一年后,当地楼市崩盘态势更为明显,大量在建楼盘停工,外地务工者逃离,房屋如烫手山芋无人接盘,楼价大幅下跌。东胜区东部一个名为“集泰新园”的楼盘,开发商称售价为5280元/平方米。不过,有业主却标价22万元转让该楼盘90平米房屋,远低于开发商所报价格。

鄂尔多斯房地产泡沫破灭造成的后果显然超出政府预料:与此直接相关的高利贷案爆发,借贷者无法偿本付息,众多放贷人面临血本无归。此外,房地产崩盘,大量项目开工率不足,导致建材、水泥等相关产业萎缩,引发经济全面受挫。

“回头来看,会发现鄂尔多斯官方在房地产问题上存在失误。”一位当地公务员对表示,政府出于土地财政的需要,对房地产未加引导,导致建设面积与当地百姓购买力严重不匹配。

李世镕表示,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10年年底,鄂尔多斯市中心区常住人口66.8万人,平均每户2.6人。中心区累计建成房屋23.54万套,在建11.15万套,总计34.69万套,户均1.35套。“预估2015年中心区人口将达到115万人,新增人口48.2万人左右,据测算,保守估计还需要住房11万套左右。”一年前,李世镕说。

楼市崩盘后的事实无情地否定了上述分析:鄂市中心区常住人口不仅未大幅增加,相反,还有大批外来务工者逃离。此消彼长间,鄂市户均房屋拥有量大幅增加,泡沫随之破灭。

一煤独大短期难缓解

鄂尔多斯靠煤炭创造了快速富裕的奇迹。在“发家”后,当地政府开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以此缓解“完全靠煤”的批评。不过,此路并非坦途。

据鄂尔多斯发改委官员介绍,在“煤及煤化工”产业之外,鄂市确定了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未来重点产业。

据了解,这两大重点产业目前总产值占鄂市GDP的比重较小。受去年经济下行、银根缩紧影响,众多项目未能按计划投资和开工建设。即使获政府重点支持的亿元以上工业项目,开工情况也并不理想。

“其他产业发展受阻,提升经济指标还得倚仗煤炭。所以我们看到,政府非常重视煤炭的外销。”鄂市一位媒体同行说,在9月底召开的煤炭产运需恳谈会上,廉素亲自出马,与大唐、华能、国电、华电等电企互动,希望他们增加采购量,并引荐新客户。在全市一致的努力下,1到9月,鄂尔多斯煤炭产销量达到4.72亿吨,同比增长9.1%。

煤炭产销量保持增长,财政收入下降,势必会提高煤炭收入在财政收入中的比重。对此,姜月忠表示,如果经济短期难以转好,“一煤独大”的局面将会持续。不过,他认为“一煤独大”非鄂尔多斯的选择,而是经济客观发展的需要。全国经济大发展,旺盛的煤炭需求推动了鄂市的煤炭业。

他说,“一煤独大”能否改变,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国家政策。内蒙古呼吁多年,希望建设特高压电厂,将煤转化成电能后从空中外输。“就地发电,内蒙古企业能享受到低成本电力,将会促进耗能型产业的发展,有利于优化当前的产业结构。”姜月忠表示,改变需要时间,就像改变国企一股独大一样。

对于未来的鄂尔多斯经济,姜月忠表示,如果全国经济企稳,相信鄂尔多斯会率先反弹,因为鄂市煤炭、电力、能源、重化工产品是全国工业化发展急需的,只要鄂市的资源在,市场需求一旦放出,鄂尔多斯很快会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手记

幻起,幻灭

每次到鄂尔多斯采访,必去之处一定是国贸大厦10层,那里是东胜区公安分局打非办。在东胜,可能你不需要知道歌剧院、图书馆的位置,但打非办是一定要知道的。因为,即便你是极罕见的未放贷人中的一员,但你不可能没有同学、亲戚或朋友未涉足其间。据称,百分之九十的当地人放贷,多数因此而难以收回,终只得求救于打非办。

不同的面孔,相似的情节,天天上演,这就是在“打非办”的感受。其次,是疑惑,怎么每一次来总会有新的大案出现?

距离次来东胜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一年前这里摩肩接踵,一年后,这里仍是人流如织。上铺天盖地的“鄂尔多斯高利贷将崩盘”的报道,难道当地人没有听闻?即使你不看报,不上,暴雨欲来风满楼,难道你没有捕捉到一丁点紧张气氛?

这可能是这些受害者应该反思的。上帝救不了你,除了你自己。购房者如果不幸买了楼而被套住,他们至少有房子。而放了贷而收不回,你只能哭。

为这些放贷者鸣不平,也许只能算平庸之举。推动垄断金融体制放开,方谓洞悉实质。正如内蒙古自治区社科院研究员姜月忠所说,中国的高利贷,是垄断金融体制的必然产物。社会需要关注的,不在规劝老百姓不放高利贷,而是加快打破垄断金融体制,加快民间金融创新试验。

体制坚如磐石,我若红蜻蜓,轻拂而过。冀回眸时,天蓝云白,人间再无高利贷。(作者系)

食用油灌装机
变径大小头规格
雾炮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