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冷漠

2019-07-14 04:47:16 来源: 东城信息港

婓鸿走了,如同那飘落水中的花朵,想要多看一眼却无法留住,那一抹绯红静静地顺水远去。

我本来是不打算再联系她了,可是越是痛下决心,越是难以割舍。脑海里浮现着的全是她的微笑、她的娇嗔、她的哀伤和她那翩若惊鸿的身影。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已近连续二十天没有读书了,看着它们静静的立在书架里等我,我何曾不着急。可是,每每拿起书本读其章卷却如同嚼蜡,无奈之余又匆匆放下,心中这份思恋与牵挂让我根本无法继续读下去。

下班回到家里,早早的挂上了那个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QQ号码。可是直到夜深人静、月上柳梢时分,也不见她的到来,难道她真的不理我了吗?或许她来了,根本就是隐藏起来。难道这只是她跟我做了一个游戏而已,游戏结束后,她仍属于原来的他。

我的心焦灼的等待着,我猜想,她一定是不来了,眼泪已经落在了键盘上。斐鸿,你知道吗?我还有许多想要说的话……

伤感着、失落着、纠结着,一切都源自于这个我爱着的人,就这样无声的离去。

我要去找她!去哪里?举目四顾心茫然……

对了,顺着这条潮湿而弯曲的小路,乘着夜色,向前走三十里就到了凤择塘。那里有我们用双手共同搭建的一座小屋。

走了近一夜,到了,我已经看到了。也许斐鸿就在里面。

门是锁着的,哦对了,是她在里面睡觉,不要惊扰,我会静静守在她身旁,等天亮再将她唤醒。一定还是用她的芊芊细手轻轻的揉一揉那双朦胧的睡眼……

……

这间屋子太小了,打开房门,借着手机的光亮就能把整个屋子扫视一遍。点燃窗台上那支残烛,照亮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陈设一点都没有变,可是斐鸿不在,这种“物是人非”的感受,怎能不让人“欲语泪先流”。

我静静地坐着,好像闻到到了她的气息。闭上双眼,仿佛又回到从前,顿时这个小屋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只有我和斐鸿……

如何准确的治疗龟头炎
黑龙江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