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少年成贩毒高危群体辍学小伙被抓3月家

2019-07-18 03:07:21 来源: 东城信息港

留守少年成贩毒高危群体 辍学小伙被抓3月家人不知

7月4日,张扬在看守所提讯时做笔录摄/法制晚报侯懿芸

回溯这个少年过去的17个春秋,可以复盘一个典型的肆意又放纵的人生。看守所里的他,脸上挂着无所谓的表情,“我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或早或晚。”

今年3月24日,张扬(化名)因涉嫌贩毒被北京警方抓获。这个少年来京短短17天的行程戛然而止,他人生的时光也将被圈在了高墙之内。

面对可能到来的刑期和母亲无助的泪眼,张扬歪着头坐在椅子上,垂着眼帘如“局外人”一般。

他,有着超出17岁的冷静。他,对父母极度厌恶。他,叫做留守少年。

据检察官介绍,近年来毒枭利用未成年人运毒、贩毒的情况增多,留守少年成为高危群体,他们通常处在整个利益链的末端。

颓废的生活,无度的花费,混杂着毒品带来的虚幻,近日,《法制晚报》走近这名未成年毒贩,探访他和他身后这群留守少年无处安放的青春。

变化曾经放纵无度如今贩毒被抓

如果时间倒退到一年前,张扬还沉醉在KTV、迪吧嘈杂强劲的音乐中,在酒精的麻痹下享受与三五个好友的玩乐时光,打架成为他生活的催化剂,而兴奋的点是冰毒、麻果等带给他的欲仙欲死。

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张张钞票的堆积,是时间的水龙头被拧开后的宣泄。[1][2][3][4][5]下一页幽暗的包房里,在冰毒带来的“幻觉”下,张扬可以肆意放纵。房间里的人有的光着膀子在唱歌,有的躺在沙发上睡觉,有的在喝酒、跳舞、疯狂地扭动……

张扬熟练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白色粉末,用自制的冰壶,通过吸管猛地吸进鼻孔。吸食冰毒后的亢奋让他喜欢和旁边的朋友聊天,“我们什么都说,一聊就是一天一夜。”

在无数个白天和夜晚,张扬和他的朋友们就是这样度过自己百无聊赖的时光。

“觉得这样生活有意思吗?”问他。沉默片刻,他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无聊”。

张扬的周围,有一群这样的年轻人,他们把冰毒称为“肉”。他的朋友,源源不断地被劝进这个“吃肉”的行列,形成一个个圈子,打发无聊的时光。

在这个圈子中,张扬认识了因贩毒刚被释放的成年男子张俊方。在这位老乡的诱使下,他从一个只知道玩乐的吸毒者成为了一个少年毒贩。

2014年3月,张俊方指使张扬从湖北运输冰毒、麻果等毒品1700余克至京,从3月8日至24日,张扬在张俊方及上家指使下,以投放毒品后再通知买家投放地点的方式,向他人贩卖毒品900余克,随后被警方抓获。

目前,张扬因涉嫌运输、贩卖毒品罪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批捕,案件正在审查起诉过程中。

留守羡慕别的孩子父母接送上学

在本案检察官孙威看来,近几年未成年人运毒贩毒的情况有增多的趋势,而且他们的共性多是男性、农民、留守儿童、过早地接触社会。

张扬的人生就占据了这几个特点。他的家乡在湖北仙桃的一个小镇上,自他记事起,父母就在外地打工,身边的亲人只有奶奶。

作为家中的长孙,张扬从小聪明但常惹祸,和别的孩子打架后,奶奶从不舍得打他一下。奶奶靠收租获得一些收入,加上父母的支持,他从小就不缺零花钱。老人的娇宠让张扬的童年肆意又自在。

然而,生活的肆意无法替代父母的关爱。张扬从上小学起,就经常一个人背着书包上学放学。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接送,张扬有些失落。

时间久了,他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父母再打来他也不接,“没什么话说”成为他的借口。

过年的时候,张扬的父母有时会回来看看他,每次都带些吃的用的。“我们常年不在他身边照顾,就希望别的孩子有的东西他也能有。”张扬的父亲说。但这些东西已经无法填补亲情的缺失。

如今有人问起他的爸妈,张扬的回答简略而不耐烦,“我对他们没什么感情,他们就只是‘父母’。”

在张扬的内心深处,奶奶是与他亲近的人。“无论怎么打我都没关系,但不能伤到奶奶。”

因为奶奶,张扬与父母曾发生过一次人生中严重的冲突。前一页[1][2][3][4][5]下一页“嘴里没一句实话。”父亲在身后瞪着眼睛大骂,13岁的他扭着头,身后被狠狠地踹了一脚,被惹急的他和父母厮打起来。

厮打中,张扬的奶奶上来劝架,年迈的老人在混乱中被推倒在地。“看见奶奶摔倒,我很生气,拿起一把弹簧刀扎了我妈。”说起这段经历,张扬像在讲述别人的事。

事后,母亲曾指责张扬对自己太狠心,张扬却冷冷地回了一句:“你活该。”

游戏曾一度是张扬和他的朋友排解烦恼的途径,从《传奇》、《魔兽》到《英雄联盟》。“我玩游戏只是为了找一个地方聊天,排解无聊的时光。”

在寂寞的少年时期,张扬认识了一些朋友,他们几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留守少年。

张扬告诉,他们整个镇有三所学校,80%的学生家长都常年在外地打工。他的好朋友中,除了有一个父母已经过世,其他人都跟他情况类似。

学校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一个“托儿所”。“只要我交钱就能上,其他方面学校不管你,我也觉得没什么需要他们管的。”张扬说。

尽管张扬的父亲专门将他转学,仍没能阻止儿子辍学的命运。

在朋友的介绍下,张扬在街道的一家KTV里做起了保安。“在这工作多的时候能挣七八千,一般都在上面玩,有人捣乱的时候我们就下去。”张扬说。

那年,他还不到14岁。此后他就常常因打架进医院。而对于打架,张扬不仅不排斥,反而认为是自己无聊生活中的小刺激。他甚至曾在给别人劝架的过程中,不顾生命危险替朋友挡刀。

而这在他看来都是一种“义气”的表现,就像《古惑仔》中的山鸡和陈浩南。

辞去KTV的工作后,张扬次接触到了冰毒。

“新型毒品对青少年的诱惑力很大。”二分检未成年人案件检察处副处长高翔说,由于这类毒品不易识别,很多青少年为了追求流行很容易接触到。前一页[1][2][3][4][5]下一页张扬记得,那天他和5个朋友一起喝酒。一个朋友拿出一个吸管样的东西劝他吸一口。在头脑不清的情况下,张扬吸了三四口后,立刻清醒了不少。

半个月后,他听别人说才知道那是毒品。长期出入娱乐场所慢慢助长了他寻刺激的心态:“我当时就觉得新鲜,因为我周围的朋友都吸,我不吸好像不合群。”

只是一次体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此后的一个月,张扬一有钱就用来买冰毒,平均两三天就要吸一次。短短一个月,他就花了四五万元。

张扬说,大多数人吸毒都是朋友劝的,他们周围吸毒的情况非常普遍,“就像抽烟一样正常。”

贩毒投放毒品不为钱只为有毒可吸

“从广州等地的情况来看,近年来毒枭利用未成年人运毒、贩毒的情况增多。他们一方面利用他们便于控制,另一方面利用未成年人运毒成本较低。”孙威说。

2013年,一个叫张俊方的男子走进了张扬的生活。

“春节过后,我让张扬带一个包裹到北京给我,给了他2000元路费。”张俊方在讯问中称。

来北京后,张扬学着张俊方教的方法,在北京多处以投放毒品的方式贩卖冰毒和麻古,直到被警方抓获。

看守所里,他说自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就在一年前,家乡那边也有两个和我一般大的未成年人,因为来北京贩毒被抓了。”

同时,张扬说自己同一监室里也有两个未成年人涉嫌贩毒。“他们就是利用我们都是未成年人,好控制,即使抓了也跟他们没关系。”事后,张扬若有所思地说。

孙威强调,我国刑法对未成年人有特殊保护规定,但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却属于从重处罚情节。

法晚:“为什么明知道是毒品还要这么做呢?”

“就图跟着他有冰毒吸。”张扬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我不为钱”。

2014年7月4日,北京市看守所。提讯时的张扬穿着黄色号服、歪着脑袋的张扬坐在椅子上,圆圆的脸上,眉头紧锁。这个17岁的少年眼神镇定,情绪上也不见一点低落。

在看守所的3个多月里,张扬的父母和年迈的奶奶并不知道孩子身陷囹圄,此情此景,像极了事发前他的生存状态——无人管教,亲情疏离。前一页[1][2][3][4][5]下一页在张扬被批捕期间,社工做了大量社会调查工作。由于日常生活中,张扬与父母没有联系,甚至说不出父母的联系方式。

社工李涵说,张扬的父亲听说儿子的情况后虽然着急、迷茫,但很难理解她所表达的内容,甚至故意打骚扰辱骂。

“这孩子从小喜欢说谎,之前警察和社工打来,我们一直以为是骗人的。”经过多方沟通,张扬的父亲终于放下了戒备。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儿子去了深圳打工。

“我也想去看他,但工作很忙。像我们现在四五十岁,如果不工作,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怎么活呢?”说到来北京看望儿子,张扬的父亲再三表现出为难。

再三沟通下,张扬的母亲决定辞职来北京见见儿子。7月14日,看守所里,母子相见。她看见儿子比在家时变得白胖了一些。

看到儿子被铐住的双手时,这位母亲眼泪滚落下来。而对面的张扬只是直直地盯着母亲,并不言语。她从包里拿出女儿在老家写给哥哥的信,一字一句读给张扬听,张扬却歪着头,心不在焉:“你们回去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我在这边挺好的。”

听到儿子说的这句话,张扬的母亲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侯懿芸)

原标题:留守少年成贩毒高危群体辍学小伙被抓3月家人不知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4][5]


合肥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四平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七台河哪家整形美容医院排行好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