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09:03:03 来源: 东城信息港

这是一条走过后熟悉,熟悉后,再次陌生的小巷,巷子里住的是一个特殊群体,打工妹!  大老远我就听见三儿的喊声:“玲姐,你快出来看”  我一皱眉头,三儿是我们几个小伙伴年龄小的,调皮的,当然也是天真的一个,可毕竟是成年人了,怎么还长不大呢?老是大惊小怪的。  我把头个探出窗外,呵,好一个小公主。真漂亮。看起来就像个十五六岁的中学生。不过无论是哪张含笑的眼睛,微翘的小嘴,都在向世人表明,这是个美人胚子。今天的三儿穿了一件看起来特别华丽的连衣裙,鞋跟高的都能扭起秧歌了。我想起了传说中的出水芙蓉。  三儿噔噔登的跑上楼来,在我面前骄傲的摆出一副公主式的造型,等待我的欣赏,我满不在乎的用手摸摸料子,不觉吃了一惊,这是好料子啊,如果没猜错,这件衣服的价钱应该在四位数。这对一个月只有几百元工资的三儿来讲,这是天价的品。  我故意把脸色一沉:“实说吧,哪来的?”  三儿也满不在乎“玲姐,你说什么呀?什么哪来的。我自己买的,喏?”  说着像我眨眨眼睛。  不说姐姐就不理你了,快说,哪来的?  “哈哈,你猜!”  我实在想不出,不过突然我脑海闪出一个念头,就是近三儿老提到一个王总,千遍万遍说他的好,而且前几天,那个王总还来给三儿送过一回东西。  想到这里,我总有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跟姐说实话,是不是那个王总?”我装作竖起眼睛的样子。  “叮当,答对了,玲姐,王总说了,说我人机灵,工作做得好,奖励我的啦,王总还说,主要我好好的,听话,还有更好的奖励,哈哈,羡慕吧”,三儿一脸得意的样子。  “玲姐,你发现没,成熟的男人呢,特别是结过婚的男人,善于发现女孩的优点,在外人看来呀,他们都是满脸的大大咧咧,其实啊,内心要比女人细致呢,你还小,你不懂......”三儿装作很老道的样子,看得出来,此刻非常陶醉。  忽然间,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三儿还没等我看个仔细,就抢在手里,大声朗读到:“玲,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虽然我还没成功,但是我很努力,相信我。”  “报告玲姐,是小Z那个穷酸秀才,怎么说来的,叫蟑螂想吃什么肉来的?姐,你说他都近视那样了,咋还不带眼镜啊,是不是装的更斯文呢?难怪你看不上他。你说他多木啊,连你的生日都不记得送些鲜花啊什么的,简直土的掉了渣了,我代表全世界女同胞鄙视Z秀才1分钟”  看着她调皮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由他吧,我心里有数,不过我还真怕耽误了这个傻子。  咣当一声,是晓畅拎着一袋蔬菜撞进门来。  “姐俩干什么呢?这么热闹?”,原来是小畅回来了。晓畅在一家公司做公关,做的非常出色。  “畅姐,你看!”小三儿又开始显摆了。  晓畅显然比我还要吃惊,大大的张开了嘴巴,甚至不敢用手去摸一摸,缓过神来,才开口问三儿“多少钱啊?”  “9999,打了6折的”三儿骄傲的回答。  “1万块哎,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晓畅穷追不舍。  “俺们公司王总奖励,畅姐,兴许,你们老总奖励你个小白脸咧,细皮嫩肉的,无价之宝,够你享用一辈子了啦。”  晓畅不言语,我隐约看得出,晓畅的眼神多多少少闪烁着几许醋意。  “滴-滴-滴”,晓畅跑到窗口向下看,“玲姐,一辆高级汽车停在咱们楼下了,不会是你的那个臭工人中了彩吧!”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今天本小姐要去去参加一个舞会,拜拜了,姐姐们”三儿一转身,就下楼了。  晓畅默默的看着我,见我毫无表情,便挺不自在的坐在床边发呆。  出于女人的敏感,我知道晓畅心理在想什么。就微笑着自言细语到:“漂亮就是资本,晓畅,你也有机会。”  晓畅凑到我身边,对我说“玲姐,那个王总我见过,挺胖的,挺社会的人,三儿不会吃亏吧,应该告诉她,少搭理这些人。”  三儿那么聪明,应该知道的。  第二天,我正忙着做饭,王总来了。三儿就像带着男朋友一样,给我们介绍。王总腆着肚子站在那里,一身赘肉,穿戴考究,显然,开始王总并没有把我们两个放在眼里。“姐几个过的挺简朴啊。”这人说话也是大声大气,先是必可客套的打个招呼,王总用余光把我细细的打量一番,随后,挑起眼皮盯着晓畅。奇怪的是,晓畅竟然没有刻意回避在我看起来王总毒辣辣的目光。  出于礼貌,我们安排王总一起就餐,王总似乎也做了准备,没有客气,临走的时候,送我和晓畅一人一件外套,据三儿说,差不多要1000多块钱。  此后,王总成了我们这个出租屋里的常客,王总也是个善谈的人,不过我对他的印象大大改观,王总没什么架子。看着三儿和王总出出入入,我总觉得这里似乎有些危机,暗地里不时提醒三儿,要她掌握好距离,还是远离为好。毕竟,在我眼里,三儿还是孩子。  直到有一天,我有些不适,提早下班,刚把门打开,竟然看见王总和三儿抱在一块,显然,这两人被我打个措手不及,王总的手反射般的从三儿的裤子里抽出来。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应对如此尴尬的场面,一声不响,径直走向了厨房......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还算很平淡。  一天,晓畅神神秘秘的对我说“玲姐,三儿2个月没来了,是不是......”  我猛然一震,吃惊不小,“别瞎说,你能确定吗?”  “八九不离十。”听了晓畅的一番话,我的心猛然一震。我觉得作为大姐姐,我做的非常不到位。  不过,我暂时还不想和三儿揭开这层窗户纸,我想,让三儿自己去处理,就像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一样,或许这样对她以后的生活影响小一些。  晚上,三儿回来了,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一改往日的小公主般的骄傲与调皮,目光黯淡。进屋一头扎进自己的床。默不作声。我虽然心里纳闷,但是也猜出几分,我只是不希望事情真的像我想象的那样。  “滴滴滴”是晓畅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她晚上要加班,可能不回来了。  空气凝固了好久,三儿终于无法控制内心的压抑,溃不成声。  “三儿,告诉姐姐,怎么了?”  “玲姐,我被那个老骗子甩了,那个老骗子知道了我怀孕了,要我自己处理,就不再接我的电话,我今天到办公室去找他,他叫保安把我推出了公司的大门口......”  我一听,简直怒不可遏,“三儿,别害怕,咱们告他去!”  “玲姐,我害怕,这事知道的人多了,传到老乡的耳朵里,我以后在老家没法活的,我爸爸妈妈今天就来,明天我去医院......”  我的泪水忍不住留下来,一个人的一生,一个人的幸福,可以这样轻易地被另一个剥夺和毁灭,三儿的回忆注定是灰色的。  早早的我和三儿来到了医院的门口,他的父母我还是头一次看到,都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实在没有心情和他们多聊聊,赶紧陪着三儿办手续,三儿的痛苦和挣扎像针一样再次把我刺痛。    我接到了电话,那个王总竟然也来到了医院,看到我后,什么也没说,递给我一个纸包,我还以愤怒的脸色。  病床上的三儿显得很苍白,天真与活泼已经和她不相干,我反而觉得现在,三儿才真的长大了。我把纸袋交给她,告诉她这是王总给她的,三连看看的意思都没有,用力的扔在地上,我捡起来,交给她的妈妈,轻声说,留着吧,现实点吧,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三儿的妈妈默默的结果纸袋,在这对淳朴的老夫妻看来,选择的大门早就对他们关闭了。  三儿决定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只是觉得舍不得我和晓畅,我告诉三儿,很快就去看她的。  看着三儿远离的背影,我有种说不出的悲痛,好像少了一个情节,对,没有看见晓畅,晓畅昨晚没回来,还没通知她。”  “滴-”是一条短信,可惜它来的不是时候,是小Z的,告诉我“天气预报,今晚我市有雷阵雨和大风,要注意保重身体。”  在此时此刻接到这条短信,我感觉有些温暖,不过懒得回了。  回到出租屋,不知道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的原因还什么,我觉得屋子里倍感冷清,冷清的让人害怕。晓畅还没有回来。  “滴-”再次听到熟悉的汽车笛声,莫非是是那个王总来看三儿?我顺着窗口往下看,果然是王总的车。  不过,从车子里下来的竟然是晓畅。  晓畅进门看着被惊呆的我,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玲姐,三儿的事,我知道了,今晚我就搬家了,以后你自己多照顾自己下”  我一时语塞,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对答晓畅,晓畅看出我的窘境,默默收拾着她的行李。  人是无法承受突然间的孤单和寂寞的,我也不例外。  前两天还充满热闹空气的出租屋,此时更加冷冷清清,一个闪电过后,瓢泼的大雨无情的拍打在地面上,我在窗口看着成了一条条线的雨水,想三儿的今晚该怎么过呢?想到我和这个给她带来伤痛的城市,她会哭吗?我的思维混乱极了,在那里胡思乱想。  “滴-”一条短信,天哪,竟然是那个王总  “小玲,你有内在美,不要恨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明天你到XX车行,报上你的名字,你可以任选一辆10万以上的车,在我眼里,你才是美的,王”  见鬼”去,我愤怒的删除了这条短信。  “滴-”,该死的王总,还真是贼心不死,我准备关掉手机,定睛一瞧,原来是小Z,  “玲,暗夜里,些许茫然,阳光下,晓看悠云,我愿为你化作可以停靠的港湾,爱之于你,永不停息,Z”  我看着这条短信,微微的翘起嘴角,任凭泪水一滴滴打落在键盘上,喜和悲已经没有太多的界限,我觉得受了委屈的不仅仅是三儿,还有我,此刻,我真的觉得我需要温暖。  “你看着窗外好吗?我在用飞翔的心等你,玲!”  ......  风雨交加,三儿天真和痛苦的表情在我面前不断地交织和融合。我反复辗转,不知不觉阳光已经暖暖的照在我的身上,而窗外的花盆,一颗没有滴落的雨珠滚动在绿叶上,晶莹透亮,五颜六色...... 共 38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良生活习惯是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的元凶
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