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你们我们其实都有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2:17:48 来源: 东城信息港

??B在机场大巴上摇摇欲坠,到了出租车里却又跟刚刚判若两人。他说话速度极快,表情丰富,时不时有西化的手势及身体语言,夹上一两个英文的单字。  ??C话语不多的看着他,倾听着自己心里一处小小裂纹一点点撕扯拉大的声音,还有在冷气充足的机场大厅里他的额留给她的手心那近似于灼伤的温度。  ??C的句话是:天哪,不象。  ??而B说,不好意思,我重感冒了。  ??  ??B躺在沙发上呻吟。  ??C找不到温度计,于是又一次冲到楼下的药店里去买,然后又跑上五层楼把那只银色的水银泡插进B的腋窝。后来B病好了,人走了,C把温度计收进药箱里,却赫然发现那里并排放着两个温度计,立刻觉得一种诡异的情绪升起在心里——当然这是后话了。  ??B的体温把水银柱直接顶过了39度的刻线。但是B不肯去医院。  ??C给他服下药店里买回来的药片以后,就开始动用自己知道的一切手段给他降温:毛巾裹着冰块敷头和脖颈、酒精棉球擦拭手心脚底和膝盖后弯及手肘内侧。  ??B发抖一阵再出汗一阵。C忙于给他加上被子或者擦去满头的大汗。  ??在帮他用热毛巾擦背的时候B要求说,帮我把衬衣脱掉吧,都湿透了。C犹豫了一下后开始帮他解了纽扣把衣服往下扒,果然是湿透了贴着皮肤不容易脱掉。拉拉扯扯之间,C突然发现B紧紧抱住了自己,手臂很有力一点不象是重病的病人,然后耳边轻轻一句:没有你我怎么办啊。C就觉得自己的头立刻象高烧病人一样的晕起来。  ??  ??半夜里C独自对着飙过了40度刻度的水银线要哭,如果老天爷觉得我不该叫你来,我就让你回去好了,你不要病成这样来吓我呀。  ??而B迷迷糊糊爬起来,一把将C按倒,说,我要你,现在就要你。我要叫你一辈子记住我。我不怕死,而且我要你。  ??C听任B象烧红的烙铁一样的在她的身子里面进出,眼泪哗哗流着,心里想,好吧好吧,至少我们还活着。  ??而B一遍遍的说,你干嘛怀疑我,我爱你,我爱你。不过他说我爱你的时候没有用自己的母语,他说的是:Iloveyou.  ??  ??C突然开始剧烈咳嗽。来势凶猛,惊天动地,不容忽视。  ??她的声音和B的在房间的两头此起彼伏。B的在喉咙里卡着,不停的吐痰。C的在整个胸腔里,却是干燥得仿佛只是为了咳嗽而咳嗽的。  ??咳嗽来临的时候C只会蜷起来身体在床上,象一只虾一样。或者她就坐起来,或者在房间四处走动。深更半夜的时候,她走动的影子伸缩飘移在墙上或者天花板上,甚至有时候掠过B熟睡的脸庞。  ??C握着削尖的铅笔做着杂志上的的心理测试游戏,一面说,我就是要和你同甘共苦。  ??B捏住她的下巴说,这样不行的,我们要一起好起来。  ??  ??天气是很给面子的好,让B从南方的湿热里解脱出来,立刻对这个城市的气候有了足够的好感。  ??但是吃的却不行。他总是叫饿却又在三两口之后就不再吃了,说菜太咸。C做菜的时候把盐的用量已经减掉几乎一半了,他还是要求一碗白开水来把菜洗过再吃。  ??C想,南北差异怎么这么大,而且好象B有些过分了。他那么挑剔,即使他自己吃饭的时候总吃不干净,剩几颗饭粒沾在碗底,很快干得发硬,但是他还是对不满意的食物浅尝即止,很打击C做饭的兴趣和信心。  ??B不止一次说起他想念的烧鹅饭。  ??C觉得他对于文字和食物一样的过于偏执和苛刻了,而且对不好的文字和食物一样坚决的拒绝,几乎可以用得上不留情面这个词。这样不好。太尖锐。太另类。太出格。太锋芒。都对他没好处。  ??B说,等我好了我不是这样子的,你放心吧。  ??  ??后来B开始有了胃口,觉得楼下的小店的饭菜或者C做的汤都有了好味道,一顿可以吃两碗米饭,还很开心的边吃边念:我白米饭,我白米饭。  ??吃饱了以后他就和C讨论问题。他说他的梦想,说他不可能放弃,坚持了这样多年,错过了那样多,再到这时候放弃,前面半生就全部白废了。他还说他不可能向这个世界妥协,如果他屈从了,他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就完了,废了,没用了。  ??C听完以后突然后悔,觉得也许不该让他吃得太开心了,本来他是没有力气跟她讨论这些的,现在看起来他确实是好起来了。  ??——每个人以自己的行为向上帝负责,不能要求别人承担自己的命运,更不能要求英格兰姆小姐。C想读出这段台词给他听,可是在B睡着以前她试了好几次都开不了口。  ??  ??但是表面上一切确实都在好起来。  ??B会在她回来之前就把洗碗池里的碗筷全部洗干净,也学会了以征求意见的口吻说我们能不能怎样怎样,而不是象一开始的时候总是直接了当的说,你怎么把这个放这里那个放那里等等,搞得C看着这个入侵者张大嘴有点目瞪口呆。  ??C会享受晚饭后和他一起窝在沙发上的时间。他们都不再频繁的咳嗽了。他修长优雅手指偶尔轻轻划过她的下巴或者鼻子,充满怜爱意。而这时候C总会目不转睛的看他,一面压制着心底里末日的恐慌。  ??C恐慌的时候就会要求他给爱她。她发现他们之间在这件事情上越来越默契,越来越和谐,就象琴和瑟,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调子,演奏得情深意长天衣无缝。而且她居然因此不再害怕和谐这个词了。  ??但是那个致命的,需要面对上帝的问题还在,象一个黑洞一样不可见,又不可逃。  ??  ??所以C知道内里的所有不好。  ??但是她不能说,她越是担心的结果就越是对B竭尽全力的千娇百媚,不让他看出一点破绽。  ??就好象从他来后一个星期开始她就每隔一天早上拿着一支一元钱不到的试纸进洗手间去找那条淡紫色的横线却不让他知道她象买演唱会现场的荧光棒一样买了一大把这样的试纸如此频繁的做着科学实验。  ??只是C自己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看到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假如有一天真的出现了两条红线的时候,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  ??而B可能以为一切都正在适应和好转,所以当看见C坐在地上的毯子上打电话定机票的时候他大大的惊讶了。女人真是难以被理解和懂得,她一边流泪一边电话询问售票处航班时间和票价的样子叫他觉得不可思议。  ??而他所有漂浮在云上的骄傲都被她的眼泪和行动击碎了。  ??B说我不愿意走,不愿意走,不愿意走。  ??但是C说,你现在留下来,将来再走,我会受不了的。说完以后就放声大哭。  ??她知道自己渴望爱情,也知道B有她已经爱上的那些特质,那些特质让他如此的与众不同出类拔萃。但是爱情就象一条水里的鱼,不光滑溜,鳍上还有尖利的刺,她已经不敢伸手了。  ??她的选择终还是逃跑。  ??  ??一次,C看着睡熟的B。他蓬乱的头发,高高的眉骨,深陷的眼眶,挺拔的鼻梁,光滑的嘴唇,海子样胡须的下巴,放在枕边完美的手。她用眼睛一一抚摸过这一切,没敢惊动他。她点着一支烟,在客厅里磨蹭时间,直到不得不出门。  ??一整天都在恍惚里度过,终于等到下班,上楼,掏出钥匙开了门再关上,积蓄了一整天的勇气消耗殆尽。C想起他说的不走就不走的话,突然盼望着他真的没有走而是藏在了卧室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于是她一间一间屋子风一样的掠过,再回到门口,贴着墙滑到地上他曾经也坐过的地方,再动不了。  ??那时候,B应该刚刚升上天空。  ??C想,我真的会不得善终。因为我病着,而且好不了。  ??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故事。  ??除了A。  ??我就是A。我听完以后对C说,你们有病。不过,我们,或者他们,其实都有病。 共 31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结核的心理护理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