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缘乡村泪二题小说

2019-09-23 11:34:59 来源: 东城信息港

  摘要:遥远的托扎敏努图克,何时能到!跑了两个多小时,还没走出大山的山脚,还转悠在诺敏河边。腰上湿漉漉,粘糊糊,伸手一摸,血……

  1、黑户

  于家女人痛苦地呻吟着,她的丈夫于大水扳住她的双肩,七十多岁的赵老太太擦擦剪刀,又洗洗带长指甲的手,开始接生。

  这瘦小的女人几乎没有力气了,热汗顺着前胸和脊梁流淌,掌心,湿漉漉;心房,蹦蹦跳。

  “憋住气,再慢慢使劲儿,生过俩啦,不能咋痛的!”赵老太太慢声细语地安慰,迟迟缓缓地忙活。

  谢天谢地谢祖宗!孩子总算生下来了,这全是因为有个希望支撑着!

  于大水睁大眼睛,他的双手微微发颤,这颤抖与妻子无力的松弛是那么不协调,以至她刚放松的神经又陡地绷紧了。

  “嚓!”赵老太太利落地剪断脐带,拿布条拦腰系好,托过婴孩。

  于家夫妇的眼睛仿佛系了根绳索,全由这婴孩牵动。

  老太太啥也没说,放下孩子,低着头,缓缓地走了。门外,渐渐远去了细弱的叹息声。

  只有那刚出生的小女孩,许是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吧,此时,静静地躺在母亲身边――她母亲,早已晕过去,下身一片殷红。

  过了好一阵儿,于大水停止嚎哭,惊慌地扑向妻子时,小木屋里才响起一阵清亮的婴啼。

  于家的希望,又被女婴的啼哭震破了!

  于家女人病倒了,病倒在诺敏大山下。木屋里的人,清晰地听见诺敏河水哗哗地流淌。

  两个女儿站在妈妈的板床前,蹬着惊恐的大眼睛,木然地瞅着父亲:“我去找赵老太太吧!”

  于大水不等女人回话,就推开沉重的木门,闯进密林中。

  秋云饱含着雨水,沉沉地压下来。

  刚来时,他不止一次想把家安在托扎敏努图克,那儿毕竟住户多些。由于心里装着事,他终于放弃了这个念头,怀里揣着户口本,来到诺敏大山下,在诺敏河边压了两间小木屋。上游半里处,住着从 搬来的赵家,他们也是为要生个接户口本的才钻山沟的。

  可赵家有福气哟,两月前,欢欢喜喜地得个大胖小子!

  那天傍晚,他醉醉熏熏地从赵家吃喜回来,倚着低矮的门框,望着在油灯下补衣裳的妻子,痴痴地看了好半天。

  女人早看见了,见丈夫这样盯着自己,苍白的脸颊不禁现出点红晕。于大水凑过去,扳住女人的肩头,将她整个抱到怀里,粗糙的大手蒲扇似地抚在她肚皮上,轻轻地问:“这回,这是个儿子吧?”女人倚在他肩头,突然嘤嘤地哭了……

  命里该着断子绝孙?该着落到这步田地吗?

  于大水叹口气,脚下却没放慢,腾腾腾,大脚趟过杂草,撞摇小树,扑扑噜噜,惊飞了几只小鸟。

  没有炸雷,没有狂风,诺敏大山笼罩在秋雨中。它的发丝――那些红构和白桦树,都缀满雨珠,默默地耸立着。

  他望望树梢支撑的天空,脚步加快了。

  秋雨中,一座同样的小木屋出现在眼前。屋里清晰地传出赵家父子欢快的笑声。

  于大水按照赵老太太的偏方,煞了半小锅艾劳苦功高艾蒿水,给妻洗了下身;又另熬些防风水和车前子让女人喝。

  可是,一点不起作用,那瘦小的女人早已虚弱不堪了。她一阵阵地抽动,说胡话,发高烧。

  谁也顾不上那条小生命。两个大点的女孩,蜷缩在屋角,嘤嘤地哭。

  大水打开小木箱、掏出仅有的 00元钱,把牙一咬:“豁出去了,去托扎敏努图克!”他知道,防风艾蒿治不了妻子的病。

  一听说要出门,两个刚懂事的孩子也要去,烦得当爹的吼了一声:“好好看妹妹,不许出门――大山里狼多!”

  他背起昏迷的女人,又扯条被单罩上,头也不回地冲出小木屋,消失在秋雨中。

  山路崎岖。遥远的托扎敏努图克,何时能到?

  跑了两个多小时,还没走出大山的山脚,还转悠在诺敏河边。

  腰上湿漉漉,粘糊糊,伸手一摸,血……

  于大水放下妻子,不禁惊恐万状:妻面白如纸,奄奄一息。下身不停滴着血,淋漓一路。

  他如狮子般绝望地喊叫起来:“娃她妈!娃她妈!你醒醒啊!”

  好半天,妻堯力地睁开眼睛。失神的眼睛里,溢出两行苦涩的泪。嘴唇颤了颤,终于说:“我……对不起于家……回去吧,要看好孩子,把我埋在山脚下……”

  手一撒,撇下丈夫孩子,带着愁怨带着自责,走了!

  他摇着妻子,只觉她枯叶般的身子渐渐变凉、变硬。

  “娃她妈!娃她妈!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我咋这么糊涂,偏要儿子,偏钻这大山啊!”他使劲抽打自己的嘴巴。

  诺敏大山的秋雨更大了。

  诺敏河呜咽着,挟着白浪,跌跌撞撞地冲下山去……

  2、一奶同胞

  小雨过后,正是追肥的大忙季节,杨家老三的硝铵还差好几袋没着落。眼见化肥价气吹似地猛涨,老三着了慌,忙去找二哥。

  一看见那四间锃亮的起脊房,尤其是跨进黑漆门斗,老三就心发慌,腿发颤。

  “二哥!二哥!”他怯怯地叫了两声。

  “是老三哪,进来吧。”二哥在院里回应。

  他悄没声地进了屋,见二哥正蹲在地上砸硝铵块,靠墙一溜硝铵口袋,不禁一阵羡慕。

  “追上肥了?”二哥头也没抬,边砸边问。

  “差四袋儿。二哥,能不能借我……”老三有点吭哧了。

  “不行,我这些肥正好够用。”依然咔咔咔地砸。

  “我是说钱……”老三脸憋得通红。

  “钱倒有点儿,可小卖店还得起货。我看你干脆把地连青苗都包出去算啦!”“咔——”使劲砸碎了一个大块。

  “那……那我老婆孩子咋整?”

  老三冒了汗,见二哥不再理自己,又不敢得罪,只好去找大哥。

  ……

  老大听了经过,气不打一处来,找上去指着老二鼻子训了半天,老二呢,反而噗嗤乐了。

  “有能耐你就支援他嘛!再说,他要没钱种地,转包给我也行,他给我干,一天给他五块八块的也可以喽!”

  “你放屁!”老大气得浑身哆嗦。“叫亲兄弟给你当长工?扛大活?你……你真说得出口!”

  “这也合理合法嘛!”老二脖子扬得老高。

  “哼,过两天发烧的日子,良心就喂了狗?!”

  老二的脸也撂下来,一甩手。“我还得去拉货!”“啪——”摔门出去了。老大真急了,追到“四轮子”前,劈手抄起摇把,恨恨地骂道:“狼心狗肺!大伙的车,你别白使!”

  老二眯起眼睛,一咬牙:“别以为没你们活不成!散伙!散伙!看我能不能治起车!”

  老大回家就卖了大克朗,200元当场甩给老三,“硝铵价太咬人,硫铵、氢铵也行,快去买回几袋吧!”

  老三眼睛红红的,默默接过钱。

  当天晚上散了伙,第三天卖了车。心爱的车让人开走,老大的心都要碎了。

  不出半月,老二捣腾一趟羊毛,掺白沙土,喷面起子,挣了四五千。接着开回辆新“四轮子”,得意洋洋地在当街蹓了十几圈,惹得小孩子跟着跑。老大在屋里蒙着大被,那突突突的马达声还是硬钻进耳朵。

  可不争气的老三,终还是软磨硬泡跟老二合干,条件是他给老二莳弄地,老二专心出去跑买卖……

  杨老大病了。

  有人劝他:“老杨哥,以后注意点,别操闲心了。有了病,还不是自个儿受罪!”

  老大一听就来了气:“哥兄弟的事叫操闲心?我们家的事,别人少跟着瞎掺合!”明知人家是好心,他嘴里还是吐出一口痰。那人讨个没趣,讪讪地走了。

  唉,都好奔五十的人了,还图希个啥呢?算啦算啦,以后谁的事也别管,清清静静的……杨老大暗下决心。可一躺下来,脑海中总浮现出一桩桩事来——

  挨饿那年,父亲病死了,扔下他们娘四个,那天,哥几个回来,个个喊饿。母亲从锅里拿出一个大饼子,叹口气:“唉!就剩一碗面,才烙一个大饼子,你们哥几个分着吃吧。”说着顺手掰了三块,哥仨你推我让,老二还把自己那块硬往母亲手里塞……

  唉,二十多年的事了,咋记得这么真切呢?不知他俩还记得不?

  不知不觉,两行浑浊的泪水,簌簌淌下来……

  共 27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篇小说,一篇是黑户,另一篇是一奶同胞。在诺敏大山下的木屋里,一个女人拼尽了的气力生下了一个孩子,产妇和丈夫都满怀希望生个男孩,作者这样地描写道:于家夫妇的眼睛仿佛系了根绳索,全由这婴孩牵动。比喻非常生动!当夫妇两知道是女孩时,男的是一顿嚎哭,女人刚放松的神经又陡地绷紧。她的神经彻底崩溃。就是为了于家有个接户口本的,这已经是第三胎了,事与愿违,生下来的还是一个女婴,为此也要了那个不幸女人的命。一奶同胞,讲述了亲兄弟之间的孰是孰非,苦日子的时候互相谦让,过上富足生活时老二却斤斤计较,全不顾兄弟情长。大哥维护家族的心情跃然纸上。欣赏拜读,问作者好,推荐共赏!【:展屏】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5:46:44 流畅的文笔,动人的故事,逃到了山里,没能逃过命运的捉弄。为了要儿子,反而要了老婆的性命。祝写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201 - 16:47:29 超生,一直是农村计划生育的难点,只不过近年来有所好转,但是,传统的生育观念仍然存在于少部分人内心深处,以至于因之背井离乡,《黑户》不是个例;《一奶同胞》是旧作,意在反映新的生产关系形成过程中亲情的式微。感谢解读。

  回复1楼文友:201 - 16:51:45 超生,一直是农村计划生育的难点,只不过近年来有所好转,但是,传统的生育观念仍然存在于少部分人内心深处,以至于因之背井离乡,《黑户》不是个例;《一奶同胞》是旧作,意在反映新的生产关系形成过程中亲情的式微。感谢解读。

  回复1楼文友:201 - 16:5 :50 电脑有问题,多提交了一个回复,请删除一个吧。

  2楼文友:201 - 16: 1:44 两篇小说,充满浓厚的生活气息,文笔精炼,很精彩!非常喜欢。感谢赐稿!祝好! 公务员,至今从事业余创作20余年,发表诗歌、小说近200篇,原省级散文诗协会会员

  回复2楼文友:201 - 16:55:09 谢谢社长高评!老农自当努力。

  楼文友:201 - 17:5 : 0 社长说老师的文章写得不错,风赶紧跑来先占个位置,晚上安静下来在欣赏。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4楼文友:201 - 20:5 :2 像黑户,我在老家的时候,身边就有黑孩子,没有户口,为了生男孩,导致生活相当困难。接不接户口本又能怎样?!重男轻女的思想实在要不得。一奶同胞也会不团结,在母亲的呵护下时,孩子们都能互帮互助,一旦娶了媳妇有了各自的家,思想便有了质的变化,其实亲兄弟之间不团结,像文中老二那样的人,朋友也不会多。俗话说,朋友多了路好走,我就不相信有钱人就万事不求人。两篇小说反映了生活中很现实的文体,令人深思。佳作,问好老师,祝写作愉快!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5楼文友:201 - 08:47:18 恭喜精品,问好作者!

  回复5楼文友:201 - 14:42:29 谢谢社长道贺!

  6楼文友:201 - 09:51:46 二十多年的事了,咋记得这么真切呢?不知他俩还记得不?不知不觉,两行浑浊的泪水,簌簌淌下来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学习了!

  7楼文友:201 - 02:22:12 欣赏佳作,写的不错,特来拜访,祝你生活愉快!顶一个

  回复7楼文友:201 - 14: 7:04 谢谢来访!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