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爱恨情仇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5:03:14 来源: 东城信息港

柳一侠与妻子越娘坐在上席,微笑地望着柳可莹与血阳这对新人。柳如月,柳一侠十二岁的女儿,像只小喜鹊一样在屋子里跳来跳去,银铃似的笑声让简陋的婚礼添了几分喜庆!  忽然,从庭院中传来一声巨响。  柳一侠与血阳默契地对视一眼后,血阳提步来到院中,却吃惊地看见一付棺材横在院中,四下里却静悄悄的。  猛地,一声似哭的长唤在空中响起:“柳一侠,你的死期到了!”柳一侠听到这个深深刻在骨子里、烙在脑海中的声音心中一凛,忙从客厅走至院中,越娘与可莹也心事重重、小心翼翼地护着如月与几位老家仆跟在后面。  柳一侠一出现在庭院中,一个灰衣老人便飘落在棺材上,冷笑道:“柳一侠,你以为躲在这儿,就可以了却十年前的恩怨吗?”  柳一侠摇摇头,正色劝解道:“鬼刀,我与你十年前的比武本是平局……”  “呸!”鬼刀怒道:“你废我右手,你却只损失三成功力,这也叫平局?废话少说!今天,我就要杀尽你全家,报断手之仇!”话音未落,鬼刀就左手持刀攻向柳一侠,血阳从腰间抽出软剑,举剑挡住鬼刀,两人激烈地交起手来。柳可莹满脸焦虑地注视着战局,柳一侠扶着爱妻的右肩,郑重地说道:“越娘,照顾好自己和月儿!”越娘不禁全身一颤,她强忍着泪,点点头。  柳一侠见状也忍不住眼圈一红,耳中不断传来的兵器相撞的声音让他无暇儿女情长,他忙甩过头,从仆人福叔手中取过剑,冲向鬼刀,“鬼刀,你我的恩怨自当你我来了断!”鬼刀闻言,一阵冷笑,遂抛下血阳直奔他而来!  血阳提剑退至可莹身旁,与众人一齐观注着局势,如月紧紧抱着母亲,一双乌黑、明亮的眸子充满了担心,忽然,一个黑影从悄然屋顶飘落,并在柳一侠的后背上施以重重的一击。柳一侠正拼力对付鬼刀,突如其来的重创让他口吐鲜血,一下倒在地上,可莹与血阳心惊之下,忙一同举剑击退黑衣人,越娘早已不顾一切扑向丈夫,鬼刀一阵狂笑,只见刀光一闪,越娘惨叫一声,缓缓倒地。  “娘……”如月哭着要扑过去,血阳忙抽身去抱住她,可莹却被黑衣人拍掉了长剑,胸口挨了重重一记。血阳抱着痛哭不止的如月,力不从心地抵挡着黑衣人,可莹挣扎着要去帮血阳,鬼刀却从身后偷袭可莹,阴森森的刀刺穿了可莹的胸膛,鬼刀仰天一阵阴险的长笑,血阳挥剑卸下黑衣人的攻势,抽身来救可莹,黑衣人却缠住他,血阳一声怒吼,震彻云霄。  猛地,鬼刀的狂笑停住了,血从他的嘴中淌出,一支剑从他的背后刺出,他慢慢回过头,柳一侠满是悲愤的脸出现在他眼前,鬼刀吃惊地、不甘心地吐出一个字:“你?”随后他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  此时血阳疯了一样攻击着黑衣人,黑衣人见鬼刀已死,也不再恋战,虚晃一招,翻身跃出院子。血阳丢了剑,抱着如月扑到一侠身边,一侠倚在血阳怀中,气喘吁吁地说:“月儿,就拜……托给……你了!……她自幼许配给张鸣山大哥的儿子,你……”  说话间,血阳的臂弯一沉,如月一愕,随后放声痛哭起来:“爹……爹!你不要走!不要……不要丢下我……不要……”血阳强忍悲痛抱着如月,慢慢仰起脸,两行清泪挂在他脸上。  血阳带着如月离开了这个伤心地,来到了一个淳朴的小村庄,过起平静的生活。自从家遭突变,如月一下子长大了许多,默默地照顾血阳,照顾这个冷清的家。悲痛不堪的血阳憔悴了许多,但是他一看见如月,心中就会涌起一阵暖流,他暗暗发誓:一定要照顾好月儿,一定要完成大哥的遗愿!  血阳收起了长剑,将整颗心都放在如月身上。  “月儿!”血阳从院外大步流星地走来,“阳叔叔?”如月从屋中跑出来,亲昵地扑过去,挽住血阳的胳膊,关切地问:“阳叔叔,累不累?”  “不累,不累!”血阳高兴地说,月儿好奇地问:“阳叔,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高兴?”血阳自身后拿出一个漂亮的泥人在月儿眼前一晃,“啊,好漂亮!”月儿一把夺在手里,把玩着。血阳“哈哈”笑起来,拥着月儿走进了屋中。  “阳叔!”月儿喊道,“吃饭了!”说着她麻利地摆好碗筷,血阳走过来,坐下,血阳含笑地看着月儿吃饭,他没有告诉月儿,他找到了张鸣山大哥,也谈好了月儿的婚事!  “月儿!”血阳终于开口,“今天,我遇到了张鸣山大哥……”“铛!”月儿手中的碗跌落在桌上,月儿慢慢抬起头,眼神黯淡、神情复杂地看着血阳。  血阳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月儿?不舒服吗?”“没有!”如月掩饰地说,血阳心念一转,笑道:“怎么,知道婚期将至,害羞了?”  如月冲口道:“我不嫁!”“什么?”血阳惊问,如月有些哽咽地说:“我不嫁人,我要留在你身边……”血阳心中一动,却仍微笑着说:“傻丫头,乱说什么!”  如月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夜里,血阳躺在床上,想到月儿已十八岁了,快成亲了,也快离开自己了!想着想着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他翻身起来,取下墙上的剑走到院中,却见如月坐在井边,仰脸望着月亮。  血阳解下自己的长衫盖在她身上,轻声道:“小心着凉!”月儿身上一颤,又低下头去。血阳也坐在井边,轻声道:“月儿,你大了!阳叔很高兴看着你长大成人,也很高兴你关心阳叔,可是阳叔更愿意看到你有一个幸福的……”  如月抬起头,眼中满是泪水。她轻轻地倚在血阳的怀中,默默无语。血阳将她拥在怀中,心中又酸又痛。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如月出嫁的日子来了。这天,血阳一直在笑,只是笑容里有一丝丝落寞。正在喜宴进行得热闹之时,一个衣衫不整,满脸是血的人冲了进来,张鸣山脸色一变,来人向血阳大喊:“他!张鸣山就是黑衣人……”张鸣山之子振岳早一剑刺去,来人本已身受重伤,勉力而来,此刻又胸口中剑,伤上加伤,身体支持不住,痛苦地倒下去!  血阳整个人都被刚刚发生的一幕冻结住了,他想不到自己一直信任的人就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主谋,而且,自己还差一点儿就把月儿推进了火坑……一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泛白,双手攥成拳,关节“咔咔”作响,他抬起头,怒视着张鸣山大喝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哈哈!”张鸣山一阵狂笑,他一挥衣袖,屋中的人退出了大半,他对血阳说:“交出“柳拂剑”,我就放了你!怎么样?”“作梦!”血阳怒斥着,张鸣山一皱眉,随后又笑着说道:“如果再加上如花似玉的如月小姐的一条命呢?你换不换?”  “阳叔!”如月被几个家奴从后院押至前厅,血阳神色大变,他扑过去,家奴却将刀架在如月的脖间,血阳停住脚步,脸色铁青。猛地,他双手齐发,几个家奴应声而倒,血阳抢上前,将如月揽入怀中。如月惊喜地紧紧抱住血阳,好好感受这失而复得的安全与温暖。张鸣山见状却一愣,随后,他恍然大悟:“原来“柳拂剑”并非是剑,而是件暗器!”他随即笑着对血阳说:“血阳!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去!”话音一落,他从腰中抽出剑来,扑向血阳,血阳将如月向身后一推,迎面与他打斗起来。  张振岳见父亲持剑尚与徒手的血阳打个平手,不禁有些着急,他眼光一扫,瞅见担心不已的如月站在一旁,忙偷个空隙,逼近如月,如月忽见一黑影扑来,不禁后退至墙边。  张振岳一脸狞笑,“美人,如果不想让他死,就让他用“柳拂剑”来换命吧!”如月见他伸手过来,不禁惊叫出声,血阳闻声一惊,忙退后身形,想去救助,却被张鸣山偷空刺中右肩,如月见状大惊,哭喊着扑出去,却被张振岳抓住为手腕摔在地上。如月倒在地上痛哭,张振岳一阵得意,蹲下身,将如月揽在怀里。血阳见状,心火顿生,恨不能将他劈为两段,张鸣山却一阵得意,手中的剑也更快,更狠,让血阳无法抽身。  “啊!”张振岳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他将如月推在地上,缓缓站起来,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只见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胸口,他伸手摸摸伤口,满脸的诧异,身体晃了几晃, 终于倒在地上。  张鸣山见状大怒,一剑扫向血阳,逼迫血阳后退一丈后扑向了儿子,他抱起儿子,却见儿子早已西去,他怒火中烧,将手中剑向如月抛去,血阳见状飞身去挡,如月却一拧身又挡在血阳前面。  张鸣山死了!血阳杀死了他!血阳带着如月离开了张家!  “月儿!”血阳抱着如月狂呼,“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大夫,请你救救她,求救她!”“放心,你夫人的伤无大碍的!”大夫安慰道,血阳的心放下又升起:“夫人?”  “阳叔!”如月喃喃地呼唤,“我不嫁人,我不嫁……我要陪着你,陪着你……”血阳坐在脚凳上,抓着如月的手,听着月儿的呢喃,心如刀绞,忍不住含泪道:“我不会……不会让你嫁人了!月儿,我要你陪着我,陪我去钓鱼,陪我去泛舟,陪我在月下练剑,陪我,陪我一生……月儿,你要坚强,你要活下来,因为我很多话要和你说,很多,很多,恐怕一生也说不完……”  东方天际露出了一抹红晕,新的一天来临了。“阳叔!”如月的轻声呼唤,唤醒了血阳,血阳欣喜地抱住她,:“月儿,你醒了!”如月点点头,泪从眼角滑落,“我不该醒的!”  血阳一惊:“傻丫头,为什么这么说?”如月别过脸去,哽咽道:“如果我不醒,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可是……”“傻丫头,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我要保护你!”血阳轻声劝道。如月转过脸,凝视着血阳:“为了小姑姑,为了我爹的遗言,对吗?”血阳一惊,“你?”如月凄然一笑:“我永远都是一个附属品,一个拖累,一个包袱!”  血阳心里的道义让他喘不上气来,忍不住松开了如月的手,痛苦地说道:“月儿,我是你的叔叔!所以你不是包袱,拖累!你是我的亲人,不是吗?”如月闻言脸色灰白,她被重重打伤了,尽管她一直以来都知道血阳会这么说,可是她还是被打伤了!“是的!我,我们是亲人!”如月艰难地说完,她看着血阳,没有再哭,可是血阳却更清楚地可以感觉到她的悲伤,也感受到自己的心痛的如同要撕裂一般!  血阳和如月回到了小村,重新开始了平静的生活,只是如月更沉默了,血阳心中一阵阵地焦急,可是他不能冲破一道障碍:他三十岁,如月十八岁,他是如月的叔叔!所以他们只能是亲人!  这天血阳到山中打柴,斧子在阳光下,闪闪的。血阳脑海里也突然闪起这样一道光亮,如同一道闪电击中了他:如月哪来的匕首可以杀了张振岳呢?难道她……  血阳想到这里,心缩成了一团,忙扔下斧头,向家跑去。“月儿!”血阳冲进房门大喊道,如月正在给他补衣服,见他如此,忙放下针线,站了起来,着急地问道:“怎么了?”  血阳抓住她的双肩:“你那天杀死张振岳的匕首原本打算干什么的?”如月身上一颤,推开他的手,走到门边,抓住门框,掩饰地问:“你问它干什么?”  “你是不是……是不是打算自杀?”血阳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身前,如月满脸泪痕,哭道:“是!是!我是要自杀的!够了吗?”  血阳有些怒气:“你……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爹娘……”如月哭着推开他,后退至门口,哭诉道:“因为我不想离开你!因为我,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如月沿着门框跌坐在地上:“我知道自己不对,不应当放纵自己爱上你,不应当奢求与你相守,可是,可是一切都是那么不经意,不自禁,我原打算什么也不说出来,就这样与你相伴一生,可你却告诉我“成亲”……”  如月双手抱住膝盖,将脸埋在臂膀中,全身一颤一颤的。血阳看着她,心中一阵翻滚!生死像一把巨斧劈开了他被辈分所禁锢的心,内心里的情感如奔涌的河水倾泻而下。血阳慢慢地蹲下身,伸手将如月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唤一声:“傻丫头,你不嫌我老吗?”如月紧紧地抱住他,呜咽着,用力地摇着头! 共 44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症状表现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