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改的借鉴作用何在

2019-08-15 18:36:41 来源: 东城信息港

  近,日本受困于停摆之后的供应挑战与电价高昂的问题,开始制定电力改革计划。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官方文件,日本改革计划将由三个步骤组成。阶段计划在2015年前创建一个全国输电商协调组织,第二阶段将放开电力销售业务,第三阶段确保输配电部门的无条件公平开放,输配分开,并放开销售电价,实现电力部门整体市场化。这一计划已经得到政府权力机构的批准,计划在2020年前实施完成。

  发达经济体的电力体制能提供何种借鉴?

  电力改革的讨论者经常拿发达国家举例,通过其不同的 模式 证明电改的模式并不。必须指出的是,发达国家目前的状态,也并不是完美的,其存在的问题各异,大小程度也不同,将其一律定义为 模式 忽略了这一差别,而直接机械地比较其形态也很难有特别的含义。日本电力改革发端的原因也在于认识到自身电力体制的弊端与低效,而法国电力(EDF)大统一封闭的局面也日益受到欧盟电力统一市场建设的挑战。电力改革的 模式 ,从来就是一致的,那就是 促进竞争、开放电、灵活用电、提高效率 。因为只有这样,电力的运行效率才能不断得到提高,从而长期使电力用户可以长期享受便宜的电力。发达国家可以提供的借鉴,需要具体国家具体分析,考虑其历史的惯性、路径依赖,以及现在的状态与理想状态的差距。

  这一点,是我们在讨论日本电力改革之前必须明确的前提。

  电力改革首先是效率改革

  日本电力改革也是如此

  基于过去改革进程的缓慢,现在人们一提起改革,无不以 利益集团 开篇,说明改革的困难。这一下子就越到了 改革可行性 的问题上。但是,在此问题之前, 改革的必要性 却鲜有提及了。事实上,改革往往是因为必要才开始推进的,而且如果必要性非常之大,就必须创造条件使其可行。就电力改革而言,其仍然是 做大蛋糕 的目标,也就是效率改革。具体地讲,包括重要的电力供应成本下降,电价水平降低。

  但是,必须注意的是,这里的电价水平的降低,是与 不实施改革 的假想情况的比较,而不是跟历史电价比较。因为电价的决定因素太多,改革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不固定其他因素的比较只能是个逻辑错误。比如,德国电价上涨的基本原因在于附加的大幅增加,这与其是政府管制还是市场自由化无关。但可惜的是,现实中不固定前提条件而去机械比较结果的言论太多,以至于 改革就是涨价 ,将其他因素导致的电价上涨归因于 市场化改革 的声音很盛,误导了民众。

  日本的电力改革的基本目标也是效率提升。在其官方决定中明确地提出,要通过改革,将电价降到。而实现这一下降的基本工具,在于促进竞争、根据发电成本进行调度优先排序,以及优化投资。

  那么,我国的,包括重要的竞价上、输配引入竞争、开放市场,能否降低电价呢?答案是肯定的,这可以从投入产出比较得出。以美国为例,目前其总体不含税电价水平,是我国的大概70%-80%(我国的工商业用电占总用电的85%,美国的居民用电占一半以上,各自代表了电价的主体部分),但是从投入看,我国的的投资成本仅相当于美国的70%,其他的基础投入,比如劳动力、水资源等成本也低。欧洲的不含税终端电价目前与我国相当,上电价由于可再生能源基于边际成本报价的市场体系设计,更是越来越低。这是在其投入要素成本全面高于我国的情况下实现的。

  此外,在输配电端,尽管缺乏足够透明的财务数据,但是一个直接的观察是:电造价上升非常可观,进入了规模不经济的阶段,电大一统的格局的组织成本已经非常高昂。而将有助于降低组织成本(当然,会有交易成本的略微上升),发挥自然垄断规模效益,也利于电价的下降。

2012年烟台B2B/企业服务天使轮企业
2011年上海家居Pre-B轮企业
【亿欧智库】监管提到四十余次央行三位负责人说了些什么亿欧智库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