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希腊人能否变成德国人

2018-12-03 15:10:49

希腊人能否变成德国人?

希腊人能否变成德国人?

来源:文/托马斯 编译自《纽约时报》发布日期:浏览数:632

37岁的希腊财经卡特里娜·索蔻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该国经济危机爆发后不久,一群德国巴伐利亚州议员来到雅典,与一帮希腊政界、学界、界和法律界人士在一家酒馆座谈,评估希腊经济。

德国人给索蔻的印象是,他们是在权衡要不要借钱给希腊,拉它一把。这很像一个国家在对另一个进行审核放贷的面试。

“他们不是来这里观光的。我们是在提供自己一周工作几小时的数据。”她回忆说,“感觉就像在说服他们相信我们的价值。”

这件事让我联想起《How》一书的作者、企业文化咨询机构LRN的CEO达夫·赛德曼的看法:过去5年来,由于社交络、Skype络、衍生产品、高速无线上、廉价智能和云计算的出现,市场和人员的全球化已经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当世界如此紧密地捆绑在一起时,每个人的价值观和行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我们已经从连接到互相连通,再到道德上的互相依赖。”赛德曼指出。

由于很难防止我们自身受到其他人不负的行为伤害,大家做事都要负,否则两人都会吃亏,不管你是否做了错事;当两个国家共用一种货币,政府却不相同时,情况尤其如此,赛德曼说。

因此,本文开头的故事涉及的不光是利率,也牵涉到价值观。德国人是在告诉希腊人:“我们会借钱给你们,条件是你们做事要像德国人——在攒钱、每周工作时间、假期长度和连续纳税上。”

但两国的文化差异毕竟十分巨大。德国是通过制造产品自我致富的国家的典范。而希腊1981年加入欧盟之后,实际上成为又一个“中东产油国”——只不过它没有油田,只拥有布鲁塞尔这口井;后者源源不断地以低利率向雅典输送补贴、援助和欧元。自然资源容易产生腐败,因为各集团会争夺阀门的控制权。希腊拿到欧盟的贷款和补贴之后也是如此。希腊人善于经商的天性,被引向了错误的方向——争抢政府资金和合同。

希腊也没有把一切都挥霍掉。1990年代,它进行了一次真正的现代化冲刺。但在2002年之后,它把脚翘了起来,自认为已经跑到终点了。大量“欧盟石油”又被腐败、世袭的体制侵吞——政客向地方发放政府岗位和项目,以换取选票。

这导致庞大的福利体系进一步膨胀。年轻人梦想找到一份政府美差;从的士司机到药剂师都在设立收红包的关卡,物价被人为抬高了。

“欧盟成员资格是个发展良机,但被我们浪费了。”雅典大学管理学教授德米特里·布兰塔斯说,“我们没有善用周边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市场,也没有抓住全球经济增长的机会。我们坐失了这一切,因为政治体制只关注公共管理的扩张,而不是鼓励创业、竞争或实业策略。我们制造了一个效率低下的政府、一个支庞大的官僚队伍。我们是欧洲的一个苏联卫星国。”

因此当希腊人一移民到美国,他们就会释放出经商的本能并获得成功。而在希腊,体制却鼓励相反的东西。投资者们抱怨,开办新公司的手续无比繁琐。这真是疯了:希腊是世界上一个希腊人的行为不像自己的国家。这正是“欧盟石油”撑腰的福利体系造成的。

继贝鲁特和迪拜没落之后,雅典本应成为东地中海的服务中心,但这一角色却被塞浦路斯和土耳其抢走了。这次危机希腊不应再白白放过。去年开始实施改革时,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问我:“对机制的抵抗让人沮丧。你如何改变一国的文化?”

那得来一场文化革命。只有在希腊两大党携手合作,才可能自上而下地强行推进执政文化的大转变。否则的话,希腊永远还贷无望。

上一篇:法国银行支持援助希腊下一篇:巴西等国警告IMF纾困希腊有风险

防尘墙
全自动覆膜机
氯酸钠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