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给你三天够了吗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17:10 来源: 东城信息港

序:……我知道你累了,你就躺在我的金匣子里好好休息吧!我要永远守着你,守住你永远的梦……这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爱情故事,小红帽与浪子在网络相识,相知,相爱,但他们冲不破世俗的篱蕃。欲知详情,请读《一生给你三天够了吗?》,我相信,这样的故事天底下还有很多很多,而且每天都在发生,如果你有兴趣,就来读一读吧!  (1)机场接机  “浪子,我明天下午三点半到达贵阳机场,你在那儿接我。”当浪子收到小红帽发来的短信时,他就激动得跳了起来,一个下午都处于兴奋状态,那劲头像明天就要当新郎官似的,嘴边又哼起了那首凄婉而又动人的《白狐》。他知道,《白狐》是小红帽喜欢的歌曲。  第二天一大早,兴奋的浪子就数着分针过日子,他特别渴望小红帽立即到来。于是他把车开到洗车场,从头到尾都洗了个遍,还特意地喷了点香水。下午一点不到,浪子就象迎接重要领导似的到机场守候着,每一个航班的到来,都会激起他一阵狂乱的心跳。浪子和小红帽从未真正地见过面,只知道小红帽是个出门必须戴小红帽的女人,因此,每一个戴着红帽子的旅客只要一走出机场,浪子就会举起那张打有“小红帽,浪子在等你”的牌子,明知到来的不是小红帽乘坐的航班,但浪子每次都要伫目凝望并引来阵阵的浮躁。  小红帽是个文学小才女,只听说自己要到浪子所在的贵州去参加一个文学交流会,没想到接到通知时交流会的举办地就在浪子所在的A市。浪子是小红帽在网络上认识的,她很欣赏浪子的才气。于是二人便经常在网络上交流,成了无话不说的痴男怨女。他们谈文学,谈爱情,谈婚姻,谈家庭,谈孩子……经过长时间的交流,他们成了生活在网络中的“蓝颜知己”,两人便毫无顾忌地聊天胡侃,聊山南海北的事,聊千古不变有爱情,聊上下五千年的文化,聊男人女人那些事儿。他们二人均已结婚并都生儿育女,但二人在现实生活中对自己的爱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不满之处,他们都在心中把对方想成了自己寻求人生另一半的标准的模板,相互倾心爱慕已是不争的事实。  浪子在煎熬中终于等来了小红帽乘坐的航班。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高高地举起了手中那张“小红帽,浪子在等你”的牌子。远处,一个戴着小红帽的女人终于出现了,浪子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一个劲地用力把高举着的牌子不停地晃动起来,在接机的人群中显得别具一格。  慢慢地,戴小红帽的女人走近了。浪子的目光一下子就移到了他倾慕已久的女人的身上。  小红帽身高一米六左右,穿着一件白色空花毛衣,内套一件薄雾般轻柔的黑色紧身衣,下身穿着一条流线十足的白色裤子,整个穿着的颜色搭配得十分得体。红白黑三种色调的调配,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  浪子又拼命地把高举着的牌子不停地晃动起来,并大声地呼喊着:“小红帽,浪子在等你!”。小红帽用精灵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了出站口,他感动极了。那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浪子吗?那就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吗?那个不停晃动牌子的男人就那个笔锋犀利的浪子吗?一身休闲运动的打扮,丝毫看不见半点文人的痕迹,除了朴素之外还是朴素,与想象中的完美无缺的浪子是否有点差距。在与他的交谈中,小红帽觉得浪子就是很懂女人很疼女人,充满浪漫,活力四射的男人。没想到浪子还是一个这样朴素而且朴素得有点太过平凡了的男人。  小红帽走到浪子身边,深情地喊了一声:“浪子”。浪子确认了这个女人就是小红帽后,一把就拉住了小红帽的手:“小红帽,你可把我等苦了!”说完,便携着小红帽的手朝自己的车走去。小红帽似乎觉得这个朴素的浪子有点霸道,诚然把自己当成了他的老婆似的,虽然感觉有点不太自然,但内心深处还是被浪子的行为感动了,也没对浪子的做法产生反感。  浪子携着小红帽的手来到自己的车边,恭敬地为小红帽打开了车门。一上车,浪子就打开了那首小红帽特别喜欢的歌曲《白狐》的对唱。在凄婉而又动人的曲调中,他们一路高兴地驶出机场。  “浪子,我们要去哪儿?”  “我的地盘我作主,一切听我安排就行了。”  “那我们先去交流会哪儿报个到吧!”  “行!这个城市我已经呆了二十年了,很熟悉了,报到那地儿我知道,你坐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生活秘书了,一切听从首长吩咐。”  “油嘴滑舌”。小红帽一边小声地嘀咕,一种莫名的幸福突然从脚底涌上心窝,暖洋洋的。结婚八年了,她从未曾感到如此的幸福过。  在二人的谈笑声中,他们顺利地完成小红帽的报到工作。在领取了一份交流会日安排表后,二人相似一笑地上了浪的车。  “首长,这回没事了吧?”浪子调皮地询问小红帽。  “今天没事了,首长听你安排便是!”小红帽也不甘示弱。  “那成,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先安顿下来再说吧!”言罢,浪子加快了车速,向城市的另一边疾驰而去……  (2)入住酒店  浪子幸福地驱车前行着,他特意选择了依山傍水的时代假日酒店。  时代假日酒店地处A市东南面,地段也不是A市繁华的地区,甚至于略有点偏僻,但该酒店背靠青山,前拥全市的水库,环境幽雅,空气清新,可以说是占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就凭借这一优势,该酒店在A市的入住率还是比较高的。  浪子选择这家酒店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酒店的斜对面就是A市的一所师范高等院校,浪子曾经在这个院校的中文系读过书,对这儿的一切都比较有感情,或者说是一种怀旧心理吧!在大学读书期间,水库的周围都曾留下过浪子那年轻而又浪漫的足迹。  踏入酒店的大门,浪子把小红帽安排坐在酒店接待处,自己去办理入住手续。办完手续后,又携着小红帽的手,径直上了电梯,来到了订好的客房。  浪子先打开六楼的一个单间,站在门边,恭恭敬敬的对小红帽说:“首长,您先请进,今晚您就住在这儿,我住在您的正对面,随时听候首长召唤,待会儿我来请首长用餐。”随后,浪子向小红帽做了个鬼脸,微笑着就退了出去,又打开了正对面的另一个单间。随即,便从浪子的房间传出了那首熟悉又略微伤感的《白狐》的曲调:……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小红帽的顾虑终于被打消了!在她看来,他以为浪子要和她同住一个房间。如今看了浪子的安排,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同时又对浪子产生了一种更崇高的钦佩之情。  放好行礼,小红帽休息了一会儿,一股强烈的家的温暖顿时涌上了她的心头。她默默地在心中念叨,“浪子真是个好男人!”,她抬眼望了望窗外的风景,许多遐想悄然无声地涌上了心间,除了幸福,她不知道这叫什么。结婚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另一半对自己也很好,只是没有浪子的这种方式让人心醉。此时,她想到了曾经让自己难以忘怀的初恋……男人啊,就是怕比较!或许在现实生活中人世间美满的爱情就从未发生过吧!难道书中杜撰的那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或许就不存在?还是上天有意要捉弄人?如果时间能够再倒流十年……  小红帽想着想着,眼泪就慢慢地掉了来。她不知道,这是一种幸福,是一种捉弄,一种弥补,一种惩罚,还是一种让人心酸折磨,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疼痛。  “首长,该用餐了!”浪子轻轻地打开房门,朝小红帽的房间大声地呼喊起来。  小红帽赶紧拭干了泪水,轻轻地把房门打开,把浪子放了进来。  “我洗把脸吧,洗完就去吃饭。”言罢,小红帽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待小红帽洗舆完毕,二人便兴高采烈地向时代餐厅走去。  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餐厅里还是有许多用餐的客人,酒店下仍然不时地闪烁着进进出出的车灯。  他们挑了一间靠前窗的小包房,浪子叫来了服务员,一款情深地把菜单递给了小红帽:“首长,您点菜吧!”  “还是你来吧,随便点两个就行,可不要把我当贵客对待啊,否则,我就不理你了。”小红帽一本正经地对浪子说道。  “我还不习惯在女人面前点菜呢,还是你来吧!”浪子又一次把菜单推了过去。  “你不说过,你的地盘你作主吗?我不喧宾夺主,你自个儿来吧。我随便得很!”  “服务员,给我们来两道特色的,再加两个家常的就行了,拿去叫你们师傅安排吧!先给我们来两杯茶吧。”浪子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叫师傅快点啊!”  服务员上了茶后,二人慢慢地边品边聊。  不一会儿,菜上整齐了,浪子赶紧给小红帽夹了几块菜,自己就狼吞虎咽起来。看着浪子这虎头虎脑的吃相,小红帽禁不住暗笑了起来。别看浪子平时为人处事小谨慎的,可吃起东西来就是一股子的傻样,丝毫不顾及在他面前坐着的是谁。也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有点像他的文风。  “嘿嘿,我吃完了,这顿饭真香啊!首长,合口胃不?”浪子抬起头来,对着小红帽就是一阵的傻笑。  “香啊,真香。”小红帽笑嘻嘻地回答道。  “那今晚我们去哪儿兜兜风?”浪子征求小红帽的意见。  “还是算了吧!明天上九点午还要参加文学交流会呢!我想还是休息了。”小红帽有点半推半就地回答。  “你今天是次来到A市,我们就开着车,捎你到主城区转一圈,顺便看看A市的夜景吧。”言毕,浪子就拉着小红帽的手,走出了就餐大厅,向楼下泊车的地方走去。  他打开车门,让小红帽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发动汽车,一溜烟地驶出了酒店,朝着主城区的方向疾驰而去……  (3)环城之夜  车刚进入主城区,浪子就导游般地给小红帽介绍起这论座城市来。  “尊敬的小红帽女士,欢迎来到A市旅游,我是A市××旅行社的导游浪子,下面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今A市的基本情况……”  A市是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属贵州省省辖市,辖四个县级行政区,总面积9914平方千米,总人口274万,是一座以煤炭、电力、冶金、建材为支柱的新兴的能源原材料工业城市。旅游资源独具特色。……A市境内有贵昆、内昆、南昆、水柏铁路,东连贵阳、西连昆明、是一条独具特色的集喀斯特景观、人文景观、民族风情和探险、科考、避暑为一体的旅游胜地。随着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的改善,旅游业将成为A市的又一支柱产业。但A市主要以煤炭、电力和钢铁为支柱,是有名的西南煤都。由于A市气候条件独特,有冬暖夏凉之变,适合避暑休闲,故A市又名为凉都,是个以气候命名的城市……  看着浪子还有点专业性的介绍,小红帽快乐得合不拢嘴,浪子真的还有一套啊。  “如果首长有时间并且愿意的话,我愿作为您的向导,引您一一踏遍A市的山山水水,民俗风情。”浪子调皮而又得意向小红帽说道。  “去,美得你。”小红帽深情的回答。  “请首长坐稳了,我们已经进入A市为繁华的闹市区,这里有全省的小吃,有全市活跃的商品交易所,首长愿意前往一睹为快吗?”  “浪子,我们刚吃过东西,出来就是转一圈,走马观花就行了,沿着主干线跑一圈了解个大概就可以了。”小红帽一边扫视着车窗外扑朔迷离的霓红灯,一边对浪子说道。  “那请首长坐好了,我要加速了,要在时机之内让你领略到A市夜景的魅力。请您擦亮眼睛,注意力集中,尽情地欣赏吧!”说罢,浪子又轻声地放起了小红帽喜欢的《白狐》:……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在优美的音乐声中,二人相似而笑,彼此默默无语。  浪子一边跟着乐调哼着,一边轻柔地抚摸着方向盘,小心翼翼地驾驶着车在茫茫的车流中穿梭,只有时而从对面射进来的灯光荡漾在他的脸上,小红帽才看得见他那迷离的脸,虽然是模糊的,但是她能感觉到,浪子脸上洋溢着的是幸福、陶醉与满足。  看着浪子这幸福的样子,小红帽的心又一次紊乱了起来,无限的遐想顿时又涌上了她的心头。先前的往事一幕一幕地在她的眼前浮现:初恋情人、丈夫、浪子。初恋情人、丈夫、浪子。初恋情人、丈夫、浪子……一个又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镜头,一桩又一桩让人伤心的旧事,一次又一次让人心碎的回忆……曾经的风花雪月,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海枯石烂……感情啊,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人啊为什么会有感情?为什么要有感情?如果每个人都动物化一点或许会更好一些吧!至少我是这么想的!那样也许会让更多的人活得自在一些,活得坦然一些,活得轻松一些,活得实在一些。如果我是一个傻子,如果说我是一个痴呆,如果……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如果呢?两滴热泪从小红帽的眼睑处慢慢地浸了出来,好象故意似的停滞在她的脸颊上,久久地不肯滑落下来。像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像她的省略号,像她的如果……她不想拭去它们,她不敢拭去它们,也不愿拭去它们。就让它们停滞吧,在不施加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让它们自然而然地选择是去还是留。她蜷缩了一下身子,轻轻地靠在舒适的靠椅上,再也无心观察车窗外的流光溢彩。在轻鸣的马达声中,小红帽昏昏欲睡。  “首长,困了?”看着小红帽睡意朦胧的样子,浪子加快了车速。  “浪子,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回去了吧!我累了!”小红帽若有所思的说道。  “好,那你打起精神来坐好,我们从南二环上走,这儿要近得多。”浪子又象加足了气的胎,用力理了一下安全带,轰起油门,朝时代酒店疾驰而去。  回到酒店,浪子为小红帽调好洗浴用水,痴情地对小红帽说:“首长,水已经为您调好,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您先洗去一身的疲惫,然后慢慢休息了吧!今天真把您给累坏了!休息好,养足精神,明天还有文学交流会呢!我也要回去休息了,有事尽管召唤我就是了。”言罢,浪子冲着小红帽做了个鬼脸,“祝首长晚安!”便轻轻地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小红帽走进洗舆间,打开水龙头,任温暖的水肆虐地冲刷着自己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让每一滴温情的水珠尽情地在自己的身上流淌,此刻,她感觉到她是天底下幸福的女人。  她洗舆完毕,便轻轻地躺在了床上。浪子的话语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荡,“我真的能先去一‘生’的‘疲惫’吗?如果可以,那是我永远的追求……”  她一躺下,似乎就听见了对面浪子的房间还在轻轻回响着那首《白狐》的余音。在无限的遐想中,小红帽幸福地闭上疲惫的双眼…… 共 558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正规医院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