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大队死15头牲口八头被干部分吃

2019-05-22 10:23:51 来源: 东城信息港

1960年大队死15头牲口 八头被干部分吃(1)

庐山会议后全国出现第二次大办公共食堂高潮时,粮食危机已经暴露出来。如果此时不再办公共食堂。取消粮食供给制,将粮食直接分配到户,允许社员耕种自留地。粮食虽然少点,但还可以干稀搭配,多种蔬菜补充粮食的不足,应当说是可以渡过难关的。可惜当时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把5亿多农民重新捆绑在公共食堂,吃那一日少于一日的 大锅饭 ,其结果可想而知。到1960年春,粮荒已经开始危及社员的生存。

据河北省3.5万多个生产队1960年4月的统计,社员平均吃粮水平达到1斤以上的。有7759个队。占21.7%;12两以上1斤以下的,有21292个队,占59.6%:半斤以上12两以下的有5316个队,占14.9%;不到半斤的有1346个,占3.8%:少的只吃3.4两。这个3.4两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今天的2.5~3两。而当时,河北省委提出的要求是每人每天1斤以上。可由于无粮可吃,实际上多数生产队达不到要求。

到1960年冬,河北农村的吃粮标准被进一步降低。这年11月,宣化市农村人均每天粮食消费5.4两。其中,3~4两的有109个食堂22565人;4~5两的有805个食堂139316人;5~6两的有286个食堂61780人。徐水县老河头公社截至1960年11月17日前,全社的132个食堂中,吃5两的共有76个食堂:6两的31个食堂:6两以上的25个食堂。全公社存粮仅有斤,这点粮食就是全社至1961年6月的口粮。按此计算,到1961年6月底,每人每天平均只有3.2两粮。其中1两以下的有6个队:1~2两的有13个队:2~3两的有6个队;3~4两的有11个队;4~5两的有5个队;5~6两的有1个队:6~7两的有3个队:7两以上的有两个队。

河南叶县旧县公社的老鸦张管理区1959年受灾较重,全年粮食除完成征购任务外,口粮本来就不足,加之管理不善。用粮没有计划,以至于这年11月起就开始缺粮。缺粮之初,由于干菜、蔬菜较多,生活尚能勉强维持。到了1960年2月,干蔬菜吃完,粮食更缺,在全管理区的7个大队中,5个大队有8天的时间平均每人每天吃二三两豆子,有9天每天吃2两谷子,其余的时间大部分是每天吃4两粮。多吃到6两。粮食不够,群众只得找雁屎、树皮、青苗、坏红薯充饥。

1960年2月18日,河北省委向中共中央报告说:到1960年2月15日。全省有44个县235个公社5600多个村庄(约占全省村庄的10%),发现浮肿病人5.9万多人,已病故450多人。其中唐山地区为严重,仅玉田、宝坻两个县就发现浮肿病人1.9万多人,保定、石家庄地区发现的浮肿病人也在万人以上。

1960年1月1日至4月27日,河南省内黄县东庄人民公社共死亡572人,占全社总人口的1.9%。死亡严重的渡店、大村、管庄、卫流河、野庄等5个大队,从这年1月以来共死亡284人,占人口总数的3.9%。该社渡店大队在此期间。死亡85人,占全队人口的4.8%,该队的生产队240人,死亡25人。这个大队在4月17日至23日一个星期的时间内,由于无粮可吃,连续让社员吃粗棉籽面4顿,由于消化不良得干结病死亡的有22人。该社卫流河大队1019人。1959年10月至1960年3月28日共外流人员90人,死亡33人。原有牲口47头。死去30头。大村大队原有人口1920人,从1959年11月至1960年4月16日,死亡82人,外逃182人。原有牲口130头,死去68头,其余的62头,有42头不能干重活,20头完全不能用。除了非正常死亡外。社员患病率也很高,卫流河大队第八生产队有156人,病情严重的有33人,其中营养不好、患浮肿病的有13人。该大队的第五生产队,有53户。户户有病人,全家人都生病或生病人数在半数以的有24户。

由于无粮可食,东庄公社不少公共食堂只得停伙。这期间,除了少数农户可以吃到点粮食外,大部分没有粮食的社员,主要靠挖野菜、拾红薯、捡萝卜叶维持生活。大村大队社员卓文志在临死时对儿子说: 你去问问队长,看批下了粮食没有 卫流河大队一个12岁的小孩,因饥饿难忍,只得以吃红薯秧充饥,结果得了干结病,7天拉不下大便,得干结病而死。

公共食堂停伙期间,东庄公社的大村、卫流河等大队,大小榆树的皮被剥光充食。以致不少榆树枯死。1960年2月,上级批给食堂的粮食指标下来了,一些生产队由于没钱买粮、买煤,要社员自己出钱买饭吃。有点外来收入的社员可以买到饭吃,没有钱的社员只得贱卖东西换粮。卫流河大队200余户,贱卖过东西的有60户,一个女社员拿一把大铁壶当废铁卖,得了3角钱。社员卫某,因没钱买饭吃。给下放到该村工作的公社干部磕头,哀求给点饭吃。也有社员因无钱买饭。在大街上号啕大哭。

这个公社的口粮指标,对上面汇报说有12两,实际上只有8两5钱,相当于新秤的半斤。另外的3两5钱是棉籽。就是这8两5钱的粮食,还有20%的谷子和稻谷,是以斤对斤的计算方法顶吃粮指标,按当时的稻谷去壳技术,一斤稻谷只能出米7两左右。就是这么低的口粮指标,内黄县也只能安排到5月5日,根本接不上夏收。有的公社担心接不上新粮,又把口粮指标压低为半斤。有红薯育苗的生产队,将已种地下的红薯种,按4斤红薯种顶1斤粮食计算,作为吃粮指标。可是,又不能直接取出红薯种,而是要等到红薯育苗插完秧后才可取出吃,可采摘了秧苗后的红薯种挖出后大都已烂掉,即使没烂掉的部分,也是无淀粉无水分,更不用说有营养。

由于内黄粮食库存少,一次只能给食堂拨10天的口粮,一些经济困难的大队,完全靠借款、贷款、动员群众拿出储蓄来购粮,有的大队因粮款不够,常是头一天拉回的粮食,仅够第二天一天吃。由于不能按月或较长时间安排生活,有的食堂常是有什么吃什么,今天有粮食就吃粮食,明天拉来的是棉籽就尽吃棉籽。那天借贷不到钱,食堂就停伙断炊。食堂时停时开,社员生活根本没有着落。棉籽在过去灾荒时群众也吃,但一般在春季后不能吃,而且棉籽面粗。棉皮和棉绒又不容易去掉,掺粮一少,吃了就容易生病。东庄公社有不少社员就因吃棉籽生重病以至死亡。

菲律宾警方称马尼拉爆炸案与东盟峰会无关
立案登记制实施 “民告官”案或大增
马齿苋泡水洗脸的功效 马齿苋泡水洗脸怎么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