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奇遇林冲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3:17:44 来源: 东城信息港

数九寒天,雪姑娘来了,她化身成无数飞舞着的白菊朵,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一步一点点的降落在旷野的角角落落,四季常青的松树也被它的纯洁所打动披上了一层层银白。杨树、枫树、桦树都披上了同样白色的纱衣,大地仿佛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棉被。整个世界变成了粉装玉砌的世界。啊!真美啊!我陶醉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推开门一片银洁映入眼帘:“哇,下雪了,下雪了。老公儿子快快起来堆雪人。”他们父子听我的吆喝,都起来了。  儿子特别喜欢雪景,迫不及待的跑出家门观看那美丽的雪景。踏着软绵绵的积雪,听见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高兴地说:“妈妈,我们堆雪人。”我高兴地说:“好,看谁堆的又大又快,哈哈……”她天性爱玩,麻利地和儿子,丈夫玩起了堆雪人。  一会儿,我们一家三口大大地堆起了一个雪人。儿子高兴地问道:“妈妈,妈妈,雪人叫什么名字?”他左右看看。突然跑去拿起一支一米长的竹竿横架在雪人的肩头上:“叫梁山好汉林冲!妈妈,你看他一身浩气,冲破九天而来……”儿子说得津津乐道,“他头戴大檐冒,肩头扛大枪,多威风啊,呵呵……”儿子跳着,喊着,口里团团白雾吐出。  丈夫拉起儿子红肿的小手回去了。我还是恋恋不舍地站在雪人“林冲”面前,捧起一把干净的雪,堆在他的胸口:“你是英雄,是好汉,是壮士……心永远和雪一样洁净纯白。”我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尝一尝林教头胸口这这纯洁的雪,刹那,一股独特的清香,带着寒气在我的舌头上涌出。地上白胖胖的雪人居然叫了“林冲”这样威武的名字,我盯着他的眼睛,他同样疑惑地睁着它的眼睛盯着我,突然说话了:“轻舞,我不要你温馨的吻,我有冤屈,我要申诉,申诉……”顿时,树梢上那沉甸甸的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亮的冰花,整个世界仿若进入了无声的哑然的世界,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我不愿打破这如此神圣的时刻;与梁山好汉豹子头林冲会面了……  “轻舞,看到你们一家团团圆圆真好,守着和平年代真好!”他投来羡慕的目光,忽而暗淡了,好似有天大的冤屈,对着我说道:我不想杀人,是他们逼的,山神可以作证,我不想造反,是他们逼我造反,天地可以作证。我不想出刀,刀是用来自卫的。你可以作证。”八十万教头林冲一捋胡子眼睛散发出屈辱地光泽。  我看到他还是那件破旧的袍子,一杆长矛挑着他的酒壶子。他站在大宋朝沧州漫天彻地的雪地里,仿佛沧州的山山水水被掩盖在一片苍白里。他孤零零的站在雪地里,小如一点点,悲凉地发出一声长叹:“好大的雪啊,埋葬了我一生一世的屈辱,不见天日了!”那声音仿佛在孤独的山畔间传开,在我的脑子里传开,孤独得让人不禁泪下。  “林教头,我知道你是蒙冤的,你是英雄,是好人。”  “我只是一个配军,一个被奸臣贼子玷污的配军。”他的酒葫芦在花枪上摇晃,眼睛看看故乡城,思念如在天尽头。  “轻舞,我不想做英雄,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男人,和妻子孩子过着平安和谐的生活,牵着妻子的手看三月大相国桃花盛开,闻九月菊花芳馨。早晨依靠床前看妻子梳头,陪她镜花插簪,搂肩搭背出出进进,就这样平凡下去。可是,这样的愿望都是的啊,天理何在啊?”他双手举过头顶咆哮,呐喊!花枪掉落了雪地……  “我可以代笔为你写诉状,向我朝(大中华)起诉高俅父子。你可以回家和你娘子团聚,不要躲躲藏藏了。”我捡起他的花枪递给他接着自信的说:“我前几天才考取了律师证,还没有配上用场,正好试一试我的能力,林教头我免费为你打官司,相信我,相信我朝的清正廉明。”  他好似不相信的眼睛看着我:“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官相护……你们朝廷(大中华)真的是你说的那样清正廉明老虎都敢打?不可思议啊!”他摇头叹息。  “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大中华非同一般强壮,清正廉明,官民一家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有什么冤屈对我说,我为你伸冤?”他感激的眼光投过来,抖动着胡须:“我只想一心一意报效大宋朝,没想到一夜间变了……”他皱了一下眉头,咬着嘴唇,冤屈好似憋了满胸膛,“我的妻子被一个恶少欺凌,而这个恶少却是我顶头上司高俅的干儿子,我欲哭无泪,有冤屈无处诉,忍下一口气吧。可是,无耻之徒高衙内仗着干爹的权势偏偏要置我死地。霸占我的妻子,次将我诱入白虎堂陷害我不忠,入狱坐牢,地二次野猪林派遣董超、薛霸二贼取我性命,是仗义好友鲁智深就了我一命,面对这一切,我怎么能再无言接受,我杀人了,放火了,轻舞,我不想反抗,不想杀人,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爹,娇滴滴的妻子,亲如慈父的岳父,还有爱如妹妹的小侍女,他们都眼泪汪汪等待我回去。”他焦急地握住我的双肩摇晃,仿佛我就是包青天。  “轻舞,很多人不理解我心中的苦,以为我林冲“忍”是“窝囊”其实我心里很痛心这样的说法,因为我林冲也是个盖世英雄。但是,仔细回头看一看我林冲的一生,连老婆孩子家人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说我“窝囊”也名副其实了。”他垂下了头。  “不,不会窝囊,在你的意识当中,你觉得如果眼前这件不堪之事能过去,因为你这时的心理底线就是,只要自己娘子没有被玷污,你的日子还可以安安稳稳地再继续过下去。能够息事宁人,都也就没事了,你以后还能过你的安稳日子,这是你‘窝囊’的一个重要动机。忍的动机,你确实是忍了,但你的忍毫无底线,你认为安全大于自己尊严,你只要有安全,我可以不要尊严了,你只要有你的幸福家庭生活就够了。结果这一忍就忍得很窝囊,而且你这一忍呢,事实上忍出了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他抬起头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我。我心里“叭嗵”跳了,感觉言重了,伤了林教头的自尊。连忙换了语气:“我知道,知道你忍的好大好大的屈辱,林教头,在白虎堂你该出手时没出手,在沧州道上你该发怒时没发怒,我知道这一切隐忍都是为了你漂亮的妻子,你回望落日斜阳你满怀的思念天地间索绕,你的眼睛看到你娇媚的妻子站在门口还是情脉脉的吩咐你:‘官人,要早点回来,不要让我等待到天尽头。’你无言,你只有断肠的思念与柔情在荡漾。”  他感激涕零对我道:“轻舞,你是我的知己,你就是我妹妹小侍女转世,这样理解我的苦衷……”  他哭了,哭得泪流满面:“在那个阴暗的世道,你不知道我怎样的生不如死?”我静静地看着他,心里凄凄的,非常同情他的遭遇。用心聆听他对我的诉苦:“那天,我在草料场去打酒的路上,雪是那个朝代下的的一场雪,雪漫天飘散,我天地间独行,身后有阴谋,有杀机,有陷阱,都是高俅老贼毒辣心肠逼我钢刀上行走,轻舞,山神爷都没有庇佑我,但天地有灵神,一场大风雪让我躲过了罪恶的阴谋。背后更大的阴谋激怒我血液沸腾,我自己的干兄弟陆谦都与狼为伍取我性命,我的花枪出手了,一刀下去刺进了仇人胸膛。”  我听楞了,听悲了:“从此一位盖世英雄出来了,走向天地间,走向江湖路,走向梁山。”他似乎不喜欢我这样的话,拔起了雪地上的花枪:“我不做英雄,不上梁山,我只想和家人团聚,我妻子还靠在门旁可怜兮兮等着我回家。”他说完,眼睛充满寄托地看着我,我一拍胸脯:“好,我现在就为你写诉状,还你一个清白,大中华法律洗清你千年冤屈。”他听到我的保证高兴地扔了花枪拉住我的手:“太谢谢了,太谢谢了,我不在彷徨了,不在做孤魂野鬼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盼望回家了,回家和妻子家人团聚了!”  我为豹子头许诺了打赢官司,恨透了阴毒手段的高俅,更恨透了那个腐败堕落的朝代;仅仅是因踢得一脚好球的高俅就得到皇帝宠爱以至平步青云?高俅不是寻常之辈,心狠手辣,在为官弄权上更是手段残忍,迫害忠烈,无恶不作。他乖巧善佞对皇帝徽宗百般讨好,迎合了宋徽宗志大才疏好名贪功的心理。所能居高位而不倒,受宋徽宗昏君宠信,将善良的林教头含冤几千年。  深夜我伏案起笔,为他写诉状:  刑事起诉书  原告:林冲,男,生于X年月X日,汉族,宋朝八十万禁军教头,家住沧州楼花巷  被告:高俅,男,生于X年X月X日。汉族,宋朝太尉  被告人高俅,他的养子高衙内在我和妻子去庙上香还愿碰上了恶徒高衙内,看上了我的妻子,想占有我妻子,在我看望好友鲁智深时他乘此机会调戏我妻子。高衙内以暴力、胁迫强制猥亵侮辱我妻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在公共场所当众犯调戏妇女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另外,对我妻子当面赔礼道歉,赔偿我妻子精神损失费亿万贯。请求我朝(大中人民共和国)做出公正判决。以慰天下苍生!  被告人高俅,不但不制止恶少行为,反而助其作恶,听从背信弃义的陆谦的毒计对我加以残害,配人买宝刀给我,欺诈说老贼要看刀,我带着宝刀进狼门,误入老贼军事之地白虎堂,诬陷我刺杀老贼,将我发配沧州,一路追杀。老贼野猪林暗杀没有成功,继续他的阴谋火烧草料场我置于死地。高俅老贼欺压百姓,祸国殃民,请求中华法律按照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以死刑,以此上述依据,请求立即执行。以慰大宋天下苍生!  此致  礼  中华人民法院  原告:林冲XXXXXX证人:八十万禁军前任教头王进  转头间,那雪花朵白如玉,好像是天宫派下的小天将,围着林教头问长问短,牵马坠蹬,还像是月宫桂树上落下的银玉叶,晶光灿烂,装点了冷清清的大宋世界。忽然间,两朵雪花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频频飘来,近了,近了,好像柔风吹落了蒲公英;似飘如飞;林教头满脸惊喜大叫一声:“娘子,迎儿!”是林娘子带着小侍女来找丈夫了。她们手里捧着小白花儿;忽紧忽慢,飘飘悠悠,轻轻盈盈,落在了地面。林教头高兴地拥抱了妻子:“娘子,我终于舒了一口气,千年的冤屈得意昭雪,太平天下就是好啊!我们可以不离不弃再度千年爱!”  我为林教头一家人团聚感动得泪光闪闪。只见眼前两朵雪花像蝴蝶一样调皮,一会儿落在我的头上,一会儿落在屋檐下,一会落在树枝上,还不时地对我招手致意:再见了,轻舞!  ...... 共 38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本文标签: